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新濠天地博彩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上:
那人看他的眼中,有惊讶却没有害怕,有怜悯却没有厌恶。
渐渐地,那份怜悯变成了对他的喜爱、对他的疼宠。

再能干的人也抵不过天灾人祸,幻想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张平,
就在他爹差点准备出去打家劫舍之前,他自愿阉割进宫当个太监。
一个皇子怎么会瘦得跟骷髅一样,这是张平对皇甫桀的第一印象。
看着给一个无品太监下跪的皇子,和体无完肤的伤痕,张平眼都红了──********宗十八代!
不就是比人丑了点、怪了点吗?
怎么着,丑人就不是人啦!
哼,我张平决定了,我要在这皇宫中培养出一个天下第二!


有时候人一辈子等的不就是这么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吗?
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单纯的关心。

宫中和朝中顿时风起云涌。
张平用着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替皇甫桀树立起一块挡箭牌,他成了皇甫桀的宝贝侍奴──侍仆加床奴。
一主一仆明明身怀绝学却只能装龟孙,郁闷之下,
皇甫桀憋不住会干两件事:杀人和睡他;张平憋不住也会干两件事:练武和听人墙角。
看着这个性格有点扭曲的少年,
张平想跟他说:不如……就好好做个武功天下第二的平安王爷吧?
他也不在意是否能做一个天下最嚣张的宦官了……


我生,你也生;我死,你就睡我棺材里。

为大亚守护了边境的皇甫桀,被称其为「魔帅」,回朝受封。
留在京城对张平代表了什么?
一、他别指望跟高手过招;
二、他直接躺床上安度晚年好了。
如果皇甫桀的目标不是成为皇帝,他不留在皇甫桀身边,那毫无疑问的,
他家王爷一定会成为一代魔头,而且是最**的那种!
看来他对天下苍生也并不是没有贡献嘛。
如果知道救他们的是一个太监的屁股,那天下的老百姓会是什么反应?

  序章

  张平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天才。

  什么方面的天才?

  当然是武学上。

  半岁,他就能伸脚把周围所有看不顺眼的东西踢下床,虽然被踢的大多数是那床从他大哥、二哥、大姐一直盖到他的红色小棉被。

  一岁,他就能挥拳揍人,揍得他爹每次抱他都要困住他两只手,不过没关系,他还有两只脚。

  两岁,他不小心把他们家下蛋的母鸡扔到水缸里,为此他学习古人砸缸救鸡,不过别人是用石头砸,他把家里的擀面杖拖出来当大刀对着水缸一个劲砍。

  最后据说水缸真的被他砍出了一个口子,也因为他砍缸的声音太响,惊动了在里屋带孩子的大姐,然后出来捞出那只已经淹死的母鸡,顺便救了那口水缸。后来他们家的水缸就一直缺了一个口子。

  三岁,他追得他们家狼狗大旺满院跑。后来大旺生气了,差点没把他的小雀儿咬掉。他一气一吓,一拳砸在了大旺鼻子上。从此大旺看见他就夹着尾巴躲老远。

  五岁,他就能上房揭瓦了。虽然目的是为了帮助他爹和大哥补屋顶,但其结果是被他大哥一脚踹了下来。

  六岁时据说他做了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他一棒子打昏了想要拐卖他的老拐子,自己跑了回来。顺便还带回了被拐卖的其它村的两个小孩。这件事据说连县令都被惊动,特地到他家来看了他,还摸了摸他的头,说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以上都是他爹娘告诉他的。因为七岁前的事情他记得不是很清楚。

  也许别的小孩对七岁到十二岁之间的记忆也是模糊的,但他不,他早就说过他是天才,天才的记忆力当然比别人好。

  七岁,他把村中一个叫二牛比他大了三岁的孩子揍得脸上挂着鼻血、哭着跑回家喊娘。然后二牛他娘就带着二牛找他算帐,结果他被他娘揍了屁股,说他以武犯禁。

  就是这么一句「以武犯禁」,让他终于明白他跟其它小孩是不一样的。他,其实是武林高手。

  从此张平再也不肯轻易对同村的小孩们出手。当然每次帮他几个弟弟出头不算。

  之后张平就一心习武,家传的那点武学对他来说已经渐渐不够。

  后来他在他爹的衣箱底下找到一个蓝布小包裹,打开一看!

  那是一本残破的武功秘笈。

  没错,就是武功秘笈。张平凭借自己对武学的敏感度,翻了几页就判断出这是一本可以练就绝世武功的秘笈。但问题是这本秘笈不全,残损的地方竟有大半。怪不得他爹只能一直收着它了。

  不过张平是谁,他可是武学上的天才。不管是不是他自封的,但他对武学的敏感度确实比家中任何一人都强。所以他决定自己来研究出残损的部分。

  就在他研究来研究去,眼看着就要悟出什么时,家里出大事了。

 

  说起来他们张家在方鼎村里还算殷实户,虽说孩子多了点。

  他娘能生养,养了六子一女。除了早早嫁人的大姐,和成家后另立家业的二哥,全家人加起来,包括大哥婚后生养的两个孩子,还有爷爷奶奶,一共十二口人。

  他排行老三,今年十五岁。老四十二岁,剩下的弟弟们更小,一个八岁,一个才两岁。

  他们家人口虽多,但他娘是个心胸开阔的人,他大哥娶的妻子也是个勤奋持家不计较的,他奶奶虽有点小脾气,但斗不过他娘每次笑脸相迎,一家四代挤在一栋屋子里,倒也和和乐乐。

  可凡事没有个一万,再能干的人也抵不过天灾人祸,两年旱灾一年虫,原本自给自足的小村子硬是被折磨的没有一点生气。

  除了嫁出去的大姐不要他们烦心以外,独立成家的二哥一家,包括他岳丈家,都得靠他们一家接济。就这样挺了两年,怎么也挺不过去了。

  他家男丁是多,可能出外干活的男丁少。偏偏这时节大嫂的肚子又大了起来,这下他爹他娘想不犯愁都不行。

  眼看着连怀孕的嫂子也饿得站不住脚跟,他爹终于一咬牙,合计着卖个孩子出去解困。

  张平知道家里这两年难,可没想到会难到这种程度。问他爹,你要卖哪一个?

  他爹看来看去,看得两眼泪汪汪。

  看这个,含着手指叫他爹。舍不得啊!

  看那个,饿得在啃自己的脚后跟。你说这小娃娃怎么就这么柔软,能把脚举到眼前也不累呢?越看越可爱,舍不得啊!

  小的舍不得,那大的呢?看向老四,他就这么一个称得上聪明伶俐的儿子,卖了他,将来谁来帮家里光宗耀祖?

  最后看向眼前这个。不行,这孩子已经是除了他大哥外的家里一把手,又懂事,又会疼人,除了愣了点、脑子一根筋外,把他卖了哪能舍得?

  左看右看,看得他爹一屁股坐到门坎上,都是自己的心尖子肉,哪个都舍不得啊。

  于是他大哥开口了,说不如把他儿女卖一个出去。

  大嫂没吭声,可是眼睛红红的,想必夫妻俩之间已经先沟通了一回。

  他爹还在考虑,儿子舍不得,孙子孙女更舍不得。

  怎么办?

  就在他爹差点准备出去打家劫舍之前,村里来了几个人,说是来问可有愿意去宫里当差的。年龄从八岁到十八岁间都成,只要身体健康不识字的男娃就可以。说如果被选上,将有四十两的安家银可拿。

  问去宫里干什么,说是去当太监。顿时就有不少想要卖孩子的缩回了头。

  张平抓抓头皮,算了,爹你也别愁了。不就是割小雀儿嘛,想当年他要是被大旺给咬着了,现在连阉割都不用。反正他们张家儿子多,根本不怕断子绝孙,去做太监好像也没啥。

  况且还有四十两的安家银。四十两啊!那得多大一笔钱哪。而且听说到宫里做事还有月银拿,做得好就算不能光宗耀祖,也能弄个温饱,说不定还能接济家里呢。

  越想越是个活路,张平便跑去报名。买办的把村长叫来详细问了他家情况,最后重点问了张平是个怎样的人。

  村长见是张平,嘴唇抖了抖就说了一句话:这孩子是个好孩子,敬老爱幼,肯吃苦又有恒心,就是时不时地会犯点愣,有时想事情不会考虑太多。

  买办一听,这可是个做太监的好苗子啊!太监的脑子要那么多弯弯绕绕干什么?做主上的不就是想要一个听话老实又吃苦耐劳的嘛。愣点也没关系,多打几顿就能把该记住的都记住了。

  买办的人觉得张平没问题后,又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才道:四十两安家银,给你二十两。剩下的作为孝敬。如果你同意,就在这上面画押。

  买办的人根本不怕他不同意,这地块偏僻贫穷的村子多的是。你不想送孩子进宫,有的是人想。还有人特地把孩子阉割好送到皇城塞银子让弄进宫的呢!

  何况他们是宫里内宫司出来的,跟外面的人牙子不同,选上的孩子可以在宫里做阉割,而不需要自己动手或特别花银子找人做。就算熬不过阉割那一关,安家银子一样给。要是自己弄,死了也是白搭。

  张平问在宫里普通小太监可以拿多少月银。对方答每月二两银还有一斛米,一年算下来比九品文官还多。可对方没有告诉张平,小太监的月银往往大半要用来孝敬上级,两、三年之内别指望能存下一分银子。

  可张平那时并不知道这个内幕,想想这营生不错,还管吃管住,又不想让有旧伤在身的老爹真的冒险出去打家劫舍,便沾了红泥按了拇指印。

  村长想去通知他爹娘都来不及,眼睁睁就看着他把指印给捺上了。

  他以为太监是干什么的?这孩子怎地就这么愣呢?

  他爹他娘看他拿回二十两现银,听他把缘由一说,当时就傻了。

 

 

  1

 

  一声惊雷在天际炸响。随即,一道又一道电蛇强行撕裂黑暗的天空,每撕裂一道就会伴随着一阵炸耳的霹雳。

  天空中似乎有什么在翻滚,黑隆隆的一团一次又一次撞击,瓢泼大雨瞬间席卷整个世界。豆大的雨点密集地砸在瓦檐、地面上,「哗哗哗」的豪雨声几乎掩盖了华丽宫檐下的惨叫。

  「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生出来?」身着明黄的九五至尊在御书房中走来走去,带着焦急质问身边女官。

  「启禀皇上,妇人生子皆是如此,更何况身怀龙子的贤妃娘娘。皇上还请安心,神佛在上,必会保佑龙子及贤妃娘娘平安。」女官连忙跪在地上回答。

  其它人见之,也一起跪伏在地,口称:「神佛在上,必会保佑龙子及贤妃娘娘平安。」

  「够了!」

  就在胜帝准备发怒的当口。

  「哇——!」

  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伴随着一阵雷声划破天际。可惜远在御书房的皇帝没能听到。

  但不久就有人飞步来报,「报——贤妃产下一子,母子平安。」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龙子降生,天下平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听到喜报声,众人连忙齐声恭贺。

  当今天子顿时转怒为喜,袍袖一挥,立刻便往瑞华宫走去。

  而此时,瑞华宫的内室中却跟外面的欢天喜地成巨大反比。

  静,除了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再也没有其它人说话的声音。

  负责接生的女官抱着怀中婴儿,一脸呆怔,仔细看可以看出她怀抱婴儿的手臂正在发抖,而脸色也是铁青一片。

  室内帮助婴儿剪脐带、清洗的宫女们没有一个说话,一起看着接生女官,面色似乎隐含恐惧。

  「红袖,是男孩还是女孩?」刚生完孩子喘过一口气的贤妃还没有注意到室内奇异的氛围,一睁眼就追问贴身侍候的宫女。

  「是皇子,娘娘。」跪在床沿为其清理的宫女颤声回道。

  「皇子!」被生产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贤妃眼睛顿时亮了,「快!快把本宫的孩子抱给本宫看看。」

  「娘娘,您现在身体还……」红袖想要阻止。

  「皇上驾到——」

  「皇上!」贤妃娘娘闻天子亲临,心中更是喜悦万分。听红袖说在她生产的时候,皇帝就在御书房等候。如今她孩子刚刚产下皇帝就来了,这对她来说是怎样一份荣宠?也顾不得产后身体虚弱,挣扎着就要爬起。

  「娘娘,您……」

  「奴婢恭迎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人全部拜伏下去,包括正抱着皇子的女官。贤妃也在床上伏身,表示恭迎。

  「爱妃快快请起,妳辛苦了,快让朕看看朕的四子。」当今天子皇甫胜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前扶起贤妃,随即向女官招手,示意她把皇子抱上前来。

  皇甫胜在床沿坐下,贤妃不敢全身靠坐床头,一手撑被,也迫不及待地望向女官。

  那就是她的孩子,她的希望。

  听,多有力气的哭声。这证明她的孩子健康强壮,将来也更能成为她的依靠。

  接生女官抱着孩子,一步步向当今天子靠近,越是走近,越是抖得厉害。

  孩子的哭声越发急切,刚来到世上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大声哭、大声嚎。

  近了,越来越近了。

  皇甫胜等不及女官如此磨蹭,干脆站起身来伸臂强行接过自己的孩子。

  这个孩子,这是他和他特别选定的贤妃的孩子。除了第一个皇子,从来没有哪个孩子出生叫他如此期盼过。他希望这个孩子将来长大可以保护他的弟妹,他甚至早早就为他想好了名字,跟他的兄弟们一样,都跟美玉有关,而他是最坚硬最美丽的那……

  「这是什么?!」皇帝的怒吼声响起,不敢相信自己在襁褓中看到了什么。

  「朕的皇子呢?这是什么妖魔鬼怪妳们也敢把它……!」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众宫女一起跪下哭喊。

  接生女官跪行一步,拼命磕头道:「奴婢不敢欺瞒皇上,这就是、这就是贤妃娘娘所出之皇子。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女官三两下生生把头磕破。

  满屋宫女更是跪伏在地只知求饶,因为她们知道她们的命很可能过不了今夜。

  「皇上……我的孩子……」贤妃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颤抖着嗓音想要看孩子一眼,又不敢逾越。

  皇甫胜腾地转身,眼看贤妃,满脸怒火。举起手臂中襁褓就要往地上摔下。

  「轰——!喀——!」

  一道极为惊人的雷电在屋顶炸响。

  皇甫胜手一抖,怀中襁褓落到厚厚的棉被上。

  包裹婴儿的小锦被松开,皮肤还没有长开的婴儿团在被中哇哇哭泣。

  红通通的小身子,红通通的小手小脚,红通通皱巴巴的小脸……

  「啊啊啊——!」贤妃看清襁褓中婴儿,当即惨叫一声,吓昏了过去。

  皇甫胜一脸厌恶,挥袖就走。竟是连一眼也不愿再望哭得声嘶力竭的小小人儿。

  皇帝离去,满屋子宫女没有一个敢立刻起身。她们在等待,等待生,还是死。

  接生女官抬起头破血流的秀丽脸庞,狠狠瞪向床上婴儿,眼中射出无比怨毒的光芒。你这个恶魔,一出生就要害人!天子府中生出如此丑陋怪胎,不管是瞒还是杀,负责接生的她必死无疑。

  「哇——哇——」床上小人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哭,也只能哭。

  哭得皱巴巴的小脸更加皱巴巴,哭得眼睛嘴巴鼻子全都看不见,只能看到小小的脸上比常人隆起的眉骨,及从眉心以人字形分出的两道血红胎记,这两道血红胎记划过内侧眼角一直延伸到耳下。

 

  不久圣旨下,当夜为贤妃接生的一干宫女,只要看到皇子的,包括接生女官在内共十一人全部被杖毙。理由为她们受阴人贿赂,施咒诅咒皇子,最后更在接生女官屋中搜出写有贤妃生辰八字的稻草人,稻草人隆起的腹部上画了一张极为丑陋的脸。

  三个月过去,在礼部大臣的催促下,当今天子终于给他的四子赐名,名曰:桀。

  桀,同杰,更有丑陋凶恶之意。

  在得知自己的孩子被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后,贤妃数度哭晕了过去。

  她的孩子不再是她的希望,不但不是希望,现在更绝了她所有盼头。

  一天又一天过去,往日宠爱她的皇帝再也不至。

  多少嫔妃假借慰问之名,跑来看她生出的异相之子,嘲笑她失去皇宠。

  贤妃在日益寂寞、痛恨、妒嫉中度过。

  因为生了这个孩子,皇帝不但不再召她侍寝,就连一些皇家宴会也不再宣召。

  她见不了皇帝,就没办法再受宠。没办法受宠,她就没办法再受孕,更不可能再生出保障她地位的皇子。

  如果没有他该有多好。

  如果他一出生就死掉该有多好。

  如果他在她怀孕的时候就流掉该有多好。如果这样,也许她的陛下反而会因怜惜她失去孩子而对她更好,也许更能藉此扳倒那个讨厌的女人。

  可如今这些都成了梦。

  他,就在那儿。

  不能杀,也不想留。

  红袖没有死,被她保了下来,因为孩子总要有人照顾。皇帝当时没杀他,出于种种理由,她就不能再杀他。毕竟,那好歹是他的种。

  当红袖看出她想让那孩子死时,红袖提醒她:您不能动他。谁都能动,您千万不能动。如果让别人知道您……被人借口参上一本,就算皇上也想他消失,可那毕竟是天子之子,他死了,就一定会被追究。

  到时无论是您,还是您的父亲都会受到牵连。所以您可以不养他,但不能杀他。

  贤妃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明明原本最容易被人暗害的孩子,如今却成了这宫城内最为安全的皇子。

  她恨哪!所有人都知道贤妃生出了一个让皇帝厌恶的丑陋儿子,更为了他取了一个完全和兄弟们不一样的名字。那样的名字听了就让人毛骨悚然。

  这样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丑八怪,就算让他活着又能有什么威胁?相反让他活着,反而会绝了贤妃的路,断了言家的想头。

  所以,皇甫桀在皇宫中活了下来。在他娘痛恨的眼光中、在他皇帝爹的忽视中、在宫女太监厌恶的神色中、在嫔妃皇子皇女们的嘲笑中、在冷言冷语中、在饱一顿饥一顿寒暑困苦中、在有意无意的虐待欺负中,活了下来!

 

  皇甫桀还是一个懵懵无知的小孩子。

  他活着,可是活得很悲哀。可他不懂得什么叫悲哀,他只知道被打了会疼,被骂了会难受,被饿了会头昏眼花走不动路。

  一开始他还会跟人哭叫,叫娘叫红袖,叫人救他。久了,他就知道叫了也没用,反而让人更讨厌他。

  他想,最讨厌他的应该是他娘,其次就是负责照顾他的红袖。然后依次下来就是她娘宫中的宫女太监,然后就是他的兄弟姐妹们,当然还有那些兄弟姐妹的亲娘们。虽然他没有见过他们,但是据说和他从未见过面的父皇一样,都非常讨厌他。

  哦,对了,他外公也非常嫌弃他。红袖甚至没让他上前,据说是他外公的男人远远看了他一眼,就皱起眉头找他娘去了。

  今年他五岁了。

  五岁前的事他记得不多。五年的经历只让他牢牢记住了一件事情,就是不能哭,尤其不能当着人的面哭,越哭就会越倒霉。

  已经过了中午,他还没有吃到中膳,早膳似乎也没吃到,照顾他的宫女太监不知到哪里去了。

  红袖一般很少管他,把他丢给一个宫女一个太监照顾。而这一对宫女太监一开始还晓得喂他饭吃,时间久了,发现根本没有人管他的起居,也就有意无意地疏忽了。慢慢的,本该属于他的饭菜也就到了这两人的肚子里。

  他闻到了香味,从他娘休憩的外屋传来。

  他想了想,摸摸瘪瘪的小肚子,决定去屋里看看。有时候运气好,屋子里没有人,而桌上却会放些好吃的点心。

  今天他的运气似乎也不错。他娘在屋里,可是似乎已经在榻上睡着了。

  点心就放在榻前的小几上,他只要悄悄走过去,悄悄拿起一块,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偷偷的,一步一步挪到榻前,他迅速抓起一块点心塞进嘴里,往后退了一步。

  他娘没醒。他还是安全的。

  美味的点心还没给他尝出味儿,就被他囫囵吞枣咽了下去。

  舔舔嘴唇,吃了一块点心的他更饿了。再一块,不会给发现的,不怕,快点!

  「你在干什么!」

  一道尖锐的斥责在他耳边响起,吓得他失手打翻了小几上的玉瓷盘。

  「来人哪!你们都干什么去了!让这孽子进来,竟然没一个人知道!」

  呼啦啦,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了三、四个宫女太监,红袖也出现了。

  贤妃一把抓起榻上的竹扇,递给红袖道:「妳怎么教他的?竟然让他跑到本宫榻前偷嘴?」

  「红袖该死。」红袖连忙跪下,接过竹扇道:「是红袖没有管教好四皇子,红袖愿意受罚。」

  「受罚?为什么妳要受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今天本宫就要让他知道犯错要付出什么代价!春兰,给本宫掌嘴!」

  脆生生的一声「是」,一名宫女走到皇甫桀面前。

  皇甫桀呆呆地看着面前宫女,当看到对方手掌向他脸上击来时,他紧紧闭上眼睛。

  宫女每在他脸上打一下,他的母亲就在旁边教训一句:「这一巴掌是教训你作为皇子的礼仪。」

  「啪!」

  脸上火辣辣的疼。皇甫桀不敢摸脸,也不敢哭,更不敢躲闪,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做这些事,他娘会更生气,到时候他受的教训会更多。

  「这一巴掌是教训你堂堂皇子竟然学人偷嘴。给本宫狠狠地打,教训这个馋嘴的东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偷吃!」

  「啪!啪!」

  嘴角有血流了出来。皇甫桀被打得身体往下一扑,倒在了地上。

  贤妃见之,命太监扶起皇甫桀,让宫女春兰打完十个耳光。

  十个耳光还没打完,皇甫桀终于疼得哭叫了起来。他也想忍住,他也想不再惹人讨厌,可他实在很疼,而他哪里也逃不过去。

  贤妃听他哭叫,看他那张哭得变形的脸,眉头越发皱紧,眼中神色也越发厌恶。

  「红袖,妳给本宫听好,两天内除了水不准给他饭吃!叫人看着他,不准让他走出他房门一步!」

  「是,娘娘。」

  「他如果不听话,还敢哭叫,妳就拿本宫的赐下,替本宫好好管教皇儿。」

  「是,娘娘。」红袖握紧手中竹扇,这就是贤妃赐给她教训皇子的权力。

 

  天晚了,饿得受不了的皇甫桀从床底下摸出一根铜做的调羹,开始挖墙角。

  屋内没有人帮他点灯,黑漆漆的。不过没关系,他习惯了。而且他也不晓得晚上必须要点灯,他以为晚上就应该是这样。

  挖着挖着,他就没力气了。

  可是如果不挖,他就要两天都吃不到东西,如果不趁着现在还有点力气,等下就只能躺在床上硬等时间过去。那种感觉太难受。他已经尝过一次又一次,如果能逃过,他也希望逃过。

  手指摸到什么,皇甫桀拈起那软软的东西,塞进了嘴里。

  不好吃,但至少算是吃的。

  这是他的秘密。饿出来的秘密。

  他把他在花园中抓到的一些虫子,尤其是这种软软的、断开来能变成两只的虫子连泥巴一起偷偷藏在了他房间的墙角里。

  只要挖开一块砖头,那里藏着他度过饥饿的各种宝贝。有虫子,也有一些其它乱七八糟的吃的。

  几次下来,这里的东西帮他度过了很多次这样的惩罚。所以他收集得更勤。

 

  大约过了半年多,一天,他被人带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房间内。

  那天他娘宫里的宫女太监把他好好收拾了一番,梳头发的时候拉断了他很多根头发,帮他穿上了一套紫色的棉袄棉裤,看起来很精神。

  他到的时候房间内已经有很多人在。每个人都看着他,就好像已经等他好久一样。

  就在他一个一个去看这些陌生人时,有一个小孩子突然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叫鬼来了。

  「有鬼啊!娘,娘,我怕,我怕!」

  坐在这个大哭的小孩身边还有一个看起来也只有五、六岁的孩子,那个孩子看着他,眼中也有惊慌和害怕。

  比他稍大一些的孩子们围了过来。

  屋里的大人喝退了孩子们,皱眉看着他,不住摇头:「皇子异貌,不是好兆头。」

  这大人说的声音虽小,还是给几个大孩子听见了。几个大孩子互相看了看。

 

  就这么一次。后来好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被允许再次跨进那座大屋子里一步。

  听照顾他的宫女冬梅说,他好像把皇帝最疼爱最宝贝的么子给吓坏了,而且还吓出了病来,连续发了两天高烧。

  为此,皇帝大怒,叱责了提出让四皇子去太书院读书的一品骠骑大将军言净。当然叱责的理由是另外一个。

  不光皇帝大怒,他娘也气得不得了。

  除了两天不给他饭吃,还让红袖用竹扇在他背上抽打了二十下作为吓坏六皇子的惩罚。后来更是亲自到六皇子的母妃德妃那里赔礼道歉。回来后,不知为何又对他发了一通火,气急了还拿头上的钗子戳他的眉骨。

  眉骨处的皮肤被戳破,流了血。

  六岁的皇甫桀踮起脚尖站到铜镜前,自己也伸手戳了戳自己的眉骨。

  为什么不能消下去呢?

  他娘戳过,还用板子压过,红袖也用布在他头上缠了好久,绑得紧紧的,可是都没有用。他的眉骨还是比常人高。

  他虽然小,可是他也明白,如果没有这个隆起的眉骨和他脸上的胎记,也许他娘还有红袖他们就不会那么讨厌他。而他的弟弟也不会看到他就吓得哭起来。

  「砰!」

  他用额头撞墙,希望能把眉骨撞平一点。

  「砰!砰砰!」

  血迹印到了墙上,留下了一个个红色的小圆印。

 

  听说他的哥哥们来找他玩的时候,他有点怀疑,也有点害怕,但同时也还有那么一丝丝盼望和高兴。

  他的哥哥们。

  除了那天在大房子里看到过他们一次,他似乎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些哥哥们。

  而除了那天,他也从没有踏出过这座宫殿一步。

  红袖把他带到了他的哥哥们面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马夫 by 易人北 下一篇:丑皇番外 张公公生病了 by 易人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