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新濠天地博彩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穿越而来,纪安成了昌平侯家的庶长子。在大秦王朝这个嫡庶分明的朝代,纪安的身份着实尴尬。可
纪安还是满意的,虽然亲爹渣了些,可对他不错;虽然嫡母冷漠了些,可却只是冷暴力,虽然亲娘白
莲花了些,可却知道本分。就在纪安老老实实的准备在这个朝代,做个混吃等死的富贵少爷时,却遇
见了崔玄,然后,他所有的认知推倒重来。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安、崔玄 ┃ 配角:纪博、白莲、郑辰倩、纪晨、秦明轩、秦明盛 ┃ 其它:穿越,重生,宅斗,宫斗

第1章 纪安

    纪安是个庶子。

    他爹是昌平侯,官拜兵部尚书正二品,且他身上的爵位实打实的是他自个用军功挣来的。

    有这样的人做爹,按理,就是庶子,纪安也是个享福的命。可坏就坏在,他的庶字后,要加个长字。庶长子,历来就是家乱的根源,多少爵位之家都因为嫡庶之争剥爵改宗的。

    所以,刚刚穿来的纪安倒吸了一口气,这不是明晃晃的靶子吗?再打听一下,得了,他姨娘白莲还是府上老太太的亲侄女,更是皇帝亲封的正四品恭人。表哥表妹,纪安原以为又是一出“真爱”的戏码,而他就是这个“真爱”事件中的牺牲品。

    可他只猜中了开头,却料错了人选。他爹是有位真爱,可不是他亲娘白莲。而是这个府里真正的当家太太,他的嫡母郑氏。传说,也真是传说,当年他曾祖父不知道怎么的被夺了爵位,全家变成了白身。

    原与郑国公郑家的二房长女定了亲的他爹被嫌弃了,郑家毁约改嫁,他奶奶回去求了他亲娘白氏进门做了纪家妇。等到他爹在前线立了大功,重点是他跟对了主子,效忠的二皇子最后登基为帝。他爹水涨船高,恢复了纪家的爵位,做了兵部尚书。眼看着纪家起来了,白氏也成了侯夫人。

    原本大家以为白氏是场苦尽甘来,慧眼识英雄的喜剧。可偏偏这个时候,他爹和郑家长房嫡次女传出了首尾。而这位嫡次女还有位新帝身旁甚是宠爱的贵妃姐姐。于是,没等旁人出手,他家姨娘就知情识趣的自动让贤了。好吧,大伙这才知道原来白氏是场悲剧来着。

    但没想到白氏却查出了身孕,白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可也家风清正。白氏更有个名噪天下的状元郎哥哥,娶的还是左都御使的嫡女。有了孩子,这个孩子要是打了,不说其他,就是打了白家的脸面。读书人最重什么,最重风骨。任你郑家再权势滔天,烈火烹油,白家也是不惧的。

    一边是心爱的贵妃哭哭啼啼,一边是耿直的朝臣据理力争,这个时候,纪安的娘白氏站了出来。大义凛然的说了一番话,大意就是她品行才能不够,上不能孝顺长辈,下不能慈爱长辈,自请下堂而去。

    大家都是明白人,瞧着白氏如此自贬,连皇帝都有些心虚了。毕竟,人家姑姑做婆婆哪能处不好,又怀着身孕,也不能睁着眼睛说人家不慈爱晚辈。再加上白氏素有贤惠的名声。

    皇帝再想偏袒,也不能让纪安的爹休了同甘共苦的糟糠妻啊。可一边的小姨子又和纪安他爹有了私情,天下皆知。不嫁他又让自己的爱妃失了体面和名声,皇帝舍不得,这个时候郑氏又有了身子。传闻,他爹回来和白氏不知道说了什么,最后,白氏再让一步,自请为妾,皇帝给了她加了个四品诰命已显补偿。

    白家没想到他们在前面为白氏主持公道,为被自己家女儿在背后捅了一刀。直接说出了白家没有为妾的女儿,和白氏恩断意绝。

    白氏哭的肝肠寸断,心中悲伤不已,怀着他的时候就病歪歪的。等新夫人进门,郑氏瞧着是个高傲的,他祖母纪老夫人很不喜欢,家里就闹过一阵子。可看着大着肚子的郑氏,纪老夫人态度也渐渐的软化。

    郑氏怀的身子比白氏还要月份大上一些,原来该是郑氏产下嫡长子的,可偏偏白氏听闻纪老夫人对着郑氏关怀备至,心中郁闷出门散步,摔了跤,倒是让纪安比郑氏所出的纪晨早了几天。

    于是,纪安就成了庶长子,纪老夫人瞧着自己亲侄女如此可怜,又生了个地位尴尬的庶长子。心中愧疚,把纪安接到了身边养着,同年,他爹纪博为纪晨请封了世子之位。

    为此,纪安虽然是位庶长子,可却是位令人可怜惋惜的庶长子。旁人提起他来,总感叹一句,那纪家小子,这是个可怜见的。然后巴拉巴拉的说上一通,再感怀一下,纪老夫人每次带着纪安出去会友总能得到不少的同情分。

    不过,随着他的嫡母郑氏的亲姐俪贵妃升职为皇后后,这些话也就渐渐没了。府里上下对着纪安也不再眼色里透着惋惜,行动中带着小心,态度里带着试探。就怕一个不注意,伤了纪安玻璃似得小心脏。

    纪安是十岁穿过来的,现年已经十三岁了,对着府里的生活人物已经很是适应了。他在现代是个刚刚毕业准备考研的大学生,还没实习两天就被派去出差,然后,就来了场横祸,他一个大好青年就一眨眼就醒在了纪安的屋子内。

    而真正的纪安身子弱,被一场风寒夺了命,一场高烧,醒来的却是来至现代的纪一安了。虽然只差一个字,可却是两个人。三年来,纪安老老实实,勤勤恳恳,努力做好纪府的庶长子,既不太愚蠢,也不太聪明。重点表现自己的胸无大志,毫无野心。

    纪老太太把他从小带到大,本就就得亏欠于他,自然是千宠万宠。似贾宝玉般的待遇,就连府里的世子,他的那位嫡子弟弟也没在老太太面前有他这份脸面。

    要说他这个身份,加上纪老太太的宠爱,他家亲娘该不安分才是。没想到的是,他家亲娘人虽然柔软了些,脾气软和了些,可却是个实打实的圣母。每每见了他,总是要告诉他,对着弟弟要友爱,要退让。要知道自己庶子的身份,万万不能有争宠的心思。

    他亲娘不仅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每天老老实实的在自己院子,从不玩什么装病劫人的把戏,更不会时不时的要和他爹谈星星谈月亮谈人生谈理想。完完全全的不碍着郑氏的眼,他爹有时候过意不去,给了他好东西补偿。都要被他亲娘劝住,然后,把东西再给纪晨送去。

    反正,纪家的嫡庶之别,那是处处体现,时时提醒。他觉得他亲娘是怕他身份本就尴尬,要是再不谨慎本分些,恐怕要让郑氏容不下他们母子两个。再说,本来他该是嫡长子的,要是起了心思,不仅让他爹难做,恐怕也要危害到整个家族。所以,处处谦让,时时包容。

    纪安瞧着他亲娘的觉悟和本分都要感叹一句,他亲娘敢不敢再识分寸些,真是我辈楷模啊!

    当然,说到这儿就不得不说一下,他所处的朝代了。大秦王朝,历史在北宋之后转了个弯。没有了赵构建立了南宋,却出了个秦重明,灭了辽金,建立了大秦王朝。之后更是积极发展军事民生,一举把蒙古兵打的不敢来犯,老老实实的窝在草原上,每年乖乖的纳贡朝拜。

    然后,秦太祖就积极的开展军事民生,开海运,办学堂,提高商人地位。也慢慢的弱化北宋传下来的一些陈规陋习,提高女子地位。不缠足,女子虽然框框条条的还是很多。可至少比前朝要松快的多,不然,凭着郑氏未婚先孕,怕是进不了纪家,就得先进祠堂。

    而大秦却又是个特别讲究嫡庶的朝代,保证嫡妻嫡子利益为先。比如,大秦王朝金銮殿上就刻着非嫡出不可为帝王,非正宫不可为太后。在立储上,讲究嫡子为先,无嫡立长。

    太祖时期,朝廷律法就规定:嫡妻嫡子的权益为先,嫡妻的嫁妆不仅明明白白的规定为其自有。还确定了,妻子可以有财产拥有权。如娘家所赠,自己所得,只要不违法都行。再者,家有嫡子者,可得家族产业十之七八,余者分与其他庶子。也就是嫡子能拿家产的八成,而庶子却只能得家产的两成。一般,一家有三四过的嫡子已经很了不得了。可庶子却可以有很多个,这么分下来,庶子基本是分不到什么的。

    上有计策,下有对策,总有一些人,喜爱姨娘庶子多些,想为他们挣些产业。因为嫡庶的待遇太不同,那些姨娘庶子们,大多都以干掉正室嫡子为己任。大秦王朝的嫡庶之争尤为激烈。

    朝廷也稀奇,虽然律法是这么定的,可却不一味的打压这些庶子们。特地办了学院,通过科举,这些庶子们就可以授予官职。有些人有了机会,说不准真能翻身做主。干掉嫡系一脉,承袭家业。

    在纪安看来,这位和他一样为穿越者的秦太祖大大的狡猾,不想让臣子们坑壑一气,于是想出了嫡庶对立,让那些有小妾的大臣们家宅不宁。果然是帝王吗?什么时候都在想着玩平衡,纪安大大佩服了把。

    更为不合理的是,虽然皇家规定了皇帝的龙椅只能嫡子坐,可却没规定皇后不能换人做。于是后宫的腥风血雨自不用说,谁挣得皇后之位,谁就是稳妥妥的太后,没儿子也无关紧要,过继一个就行。现成案例,当今皇帝就是过继给了先帝皇后一举打败其他皇子坐上龙椅的,然后就有当今的圣德太后。皇帝亲妈幸好死的早,不然还是只得做太妃。

    大臣们有样学样,喜爱偏着哪位,就想出个过继给自己夫人的法子。一般都是家中有了庶长子,无嫡子。或是嫡子太弱,庶子出息,至于皇帝批不批爵位,那就要冒几分风险。一个不好就要夺爵改宗,所以,有嫡子的公侯之家没什么把握一般不会冒险。

    纪安就处于这么一个尴尬地位,他过来的时候就有了原身的记忆,为着大家都舒心放心。于是,先在床上躺了三个月,养好了身子骨,就开始了吃喝玩乐的少爷生活,半点没有上进的心思和想法。这样下来,果然,你好我好大家好,从他奶奶到他亲娘就没有不高兴的。

    不过,,他亲娘白氏还是时不时的告诫他不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万万不能动了不该动的心思,这一点,纪安很是赞同的。纪安看的开的很,要说荣华富贵,没人不喜欢。他是个实在人,自然也喜欢。可也要看自己有没有实力去拿,不说在这嫡庶分明的的制度在,就是他那弟弟有着皇后亲姨妈,郑国公姥爷,二皇子表弟,他就得安安生生。不然,那就是自己找死。

    虽然身份坑爹了些,纪安还是很珍惜来之不易的第二次生命。在现代,他是个是个原配婚生子,可却是个过期的。他妈嫌弃他爸没票子,于是华丽丽的转投了个暴发户的怀里,嫁进豪门做起了后妈。

    他爸是个老实的,辛辛苦苦把他养到上大学,等纪安大一放假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家里多了个阿姨,还把三个月大的肚子挺的像六个月似得。这才知道,他爸找到了第二春。之后,有了弟弟,家里越发容不下他。

    还未等他准备考研混学历,就两眼一抹黑的来了这儿。纪安心里彷徨过,犹豫过,但死过一次的人才能知道活着有多美好。再说,他还穿成了金樽玉贵的侯门少爷。算算还是自己赚了,不要说,他奶奶他爹对他十分疼爱,他亲娘又特别知道本分。

    即使他的嫡母走的是冷艳高贵范,不太看得上他,可又不喜欢玩口蜜腹剑的表面新濠天地博彩娱乐平台。对比起那些亲亲热热,却暗地里下狠手使跘子的贤惠主母们。纪安还是很感谢他家嫡母大人的高高在上,不屑于他为伍的。

    所以,纪安决定了,要好好的在大秦做个吃喝玩乐的富家子,把上辈子没享受到的通通都享受一遍。巴结好老太太和他爹,努力和他弟弟纪晨搞好关系,以后靠着昌平侯府庇佑,做个富贵闲人。

章节目录 第2章 纪府

    昌平侯府的东院集福堂里,纪老太太手里拿着一串佛珠,瞧着晶莹剔透,如若无物。一看就知道是时常有人戴着的,发出一种温润的光泽。纪老太太躺在大红金线折花靠背上,小几上放着米黄色哥窑瓷鼎炉,屋内散发着缕缕的安息香。

    小丫头秋山打着团扇给纪老太太驱热,午后的日头渐渐的去了西边,屋子里静悄悄的。秋山无声的打了个哈欠,强打起精神不急不缓的扇动着团扇。

    这个时候,穿着褐色褙子,头上包着个圆鬓的老妇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纪老太太从软榻上传出声音:“吕嬷嬷,现在什么时辰了,眼瞅着这日头怎么落下去了?”

    吕嬷嬷忙回道:“回老太太的话,已经申时了。老太太您看,要不要先摆膳?”

    纪老太太睁开眼睛,明明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却保养的如三十几岁的夫人。穿着一件驼色暗纹缎织金团戳方薄绸褙子,下着一条折枝花卉文缎地织金妆云纹凤尾裙。不紧不慢的开口道:“侯爷可曾回来了?”

    吕嬷嬷早先也去过倒座房问过,为此答道:“回老太太的话,侯爷还未曾回府。奴婢问了大门的小厮,说侯爷传过话了,今日要在外用完饭再回。让老太太,太太不必等着他了。”

    纪老太太听闻叹了口气,挥挥手,几个丫头退到了二屋去了,剩下吕嬷嬷一人在屋子里服侍。吕嬷嬷是跟着纪老太太从小服侍到大的,很是知道自己的主子的性子。看这样子,就知道自己主子心里有事。并不开口说话,只是屏声敛气的在旁伺候着。

    纪老太太半响对着吕嬷嬷说道:“阿彩,你说我这个儿子怎么这么糊涂呢?当年我舍了多大的脸面去郑家提起亲事,可郑家倒好,推的一干二净不说。还说阿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羞辱人的话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和郑家有牵连。好不容易,嫡亲舅舅心疼他娶不到名门淑女,舍了莲姐儿过来做了他媳妇。好在他是个有出息的,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被那姓郑的女人灌了迷魂汤似得,害得莲姐儿和我的乖孙不尴不尬的。”

    想到自己可怜的侄女,还有她被气得**病榻的哥哥,纪老太太又红了眼睛。拿了帕子,擦了擦眼睛。

    吕嬷嬷明白她家主子的心事,这不眼看着这几天要到主子的嫡亲哥哥忌日的时候了吗。她家主子这是想着往事,对不住娘家,更对不住兄长啊。

    吕嬷嬷忙上前劝慰道:“小姐,别伤心了,您身子这才刚好些。白家老爷虽然去了,可他心里还是惦记着表小姐和安少爷的。您也瞧见了,不说侯爷对着那位的态度,就是那位的姐姐越来越得势,表小姐和安少爷的日子就越来越难了。您可得保重了身子才能护住安少爷,这庶长子可是多少当家太太的眼中钉肉中刺。您护住了自己,可就护住了安少爷啊。”

    纪老太太一听纪安的名字,立马来了精神,对着吕嬷嬷说道:“阿彩,你说的对。我也是从当家太太那儿熬上来的,当年老爷的喜爱的妾氏有了庶子我整日瞧着都眼疼的很。更何况,现在我的阿安可是成了庶长子,他又是原先那样的身份。本来这侯府世子该是他的,留园的那位还不知道在私底下怎么算计我这可怜的大孙子呢?可惜啊,他亲娘是个傻的。还道那位是个菩萨般的人,事事让着,还连着把阿安给养的太心软心善了。这历来嫡庶之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当年,就是老爷的也下手除去过几个庶弟,那位又是如此不光彩的进了门。阿安这个庶长子不就是在提醒她的以前做过的荒唐事,现在有我护着,她尚且不敢如何,可一旦我去了,怕是容不下阿安啊。”

    吕嬷嬷瞧着纪老太太愣愣的想着什么,忙劝慰道:“小姐,您也别担心太多。侯爷是个有出息的,虽然那位娘家姐姐得势,可咱侯爷也是越发的受皇上器重。奴婢瞧着侯爷对着安少爷倒是极好的,有时候连晨少爷都有几分赶不上。想必有了侯爷的看重,安少爷一定能平安顺遂的。”

    纪老太太提起儿子也闪过一丝骄傲,可转而又有些担忧,对着吕嬷嬷说道:“就是如此,我才担心啊。侯爷对着阿安好那是在戳那位的心啊,内宅的事情,你我都是知道的。男人心粗的很,能管什么用。这侯府的世子是纪晨,自然又那捧高踩低的小人巴着。”

    说道这个,纪老太太眼睛里闪过一丝决断,转而对着吕嬷嬷说道:“阿彩,你去告诉前院的姜管家一声。让他告诉侯爷,今晚到我这儿来一趟,我有事要和他商量。”

    吕嬷嬷福了福就下去传信去了。

    释梦斋,纪安着了一件青石色的薄绸夏衫,头发用发冠束着。因为未加冠,所以,留了大部分头发在下面。冬天还好,可这夏天就要了纪安的命了。他是个怕热的,从过了五月,除了给他奶奶爹爹请安,基本上是宅在自己院子里不出去了。

    尽管府里送了大量的冰块来降热,纪安还是有着一把剪刀剪到长发换成上辈子那刺刺的小平头才好的冲动。只不过,他也知道,这儿可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那一套,他可没胆子敢和世俗拿来实验一下古人的固执。

    为此,纪安私下觉得大秦太祖太不够意思了,竟然都穿越一场了。好歹也给他这个后来之人谋些福利吧,男子汉大丈夫留什么长发啊?想到那句经典名言:“当你长发及腰,我……………”纪安抖了抖。

    深深想给这位大秦太祖点根蜡,太不上道有没有。

    纪安一边吃着冰镇的西瓜,一边坐在摇椅上数云朵。身边美貌的大丫头惜风、惜景拿着把大团扇一刻不停的给他扇风。纪安舒服的叹了口气,虽然没有空调,但美女轻摇罗扇,满屋冰块还是能抵住丝丝夏日的热气的。

    想到这儿,纪安就不止一次的偷乐老天爷给了他这么个只要做纨绔大家都开心的职业。比如像现在,想着他家弟弟要每天去宫里的明思院上课,天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他就能乐好久。原谅他太无聊了,现在他也就只能看着旁人比自己辛苦来找些优越感了。

    纪安很明白,他的身份让他和上进这个词成了反比,他越上进恐怕越短命。世间如此美好,美食佳肴众多,他还蛮喜欢他这颗脑袋的。为此,他只能安安分分的一如既往的进入废材大少爷行业。

    而听说原主是个聪慧的,过目不忘,小小年纪竟有了神童的趋势。纪安不清楚这具身子从小到大的体弱有几分是天意又有几分是人祸,但他知道,他的嫡母心里肯定是忌惮的。

    不然,纪安也不会这么大了只有个举人先生在家教着。昌平侯府以军功起家,他爹更是现任的兵部尚书。子承父业,他家的人脉关系往武官勋贵靠拢。可偏偏他却是半点功夫不会,他那嫡嫡尊贵的世子弟弟倒是寒暑不断的早起练武。小小年纪,听闻在京城精英界已少有对手。而他,文不成武不就,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公子一枚,在京城纨绔界也算小有名气。

    纪安身为男子,自然羡慕那等英武不凡,身手敏捷的英雄豪杰。可现在事实说明,在安逸的生活与不可知的武侠梦相比,纪安觉得怎么计算也得是前者比较重要。万事都是要代价的,但凡看自己觉得值不值罢了。

    六月的天气热的人汗如雨下,纪安这些天尽管躲着懒也提不起什么精神头。惜风端着冰镇的酸梅汤,用浅口白底的小瓷碗盛好了端给纪安。声音低柔,像羽毛划过水面般说道:“大爷,灶房刚刚送来的酸梅汤,奴婢用冰细细的镇了半个时辰了。您用些,也好解解乏。”

    纪安瞧了惜风一眼,他身边有四个大丫头,四个二等丫头,两个粗使婆子并上两个小厮。分派的下人比纪晨也就少个两个教养嬷嬷,那也是没法子的,纪晨的教养嬷嬷是他亲姨妈当家皇后赏赐的,不归府里的份额。从这服侍的小人数量上看,他在纪家与嫡子待遇也没什么不同。

    惜风是他亲娘给的丫头,是府里的家生子,比他大上一岁。长的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端是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少女风情又带了丝丝不经世俗的天真温柔,对着纪安更是上了十二万分分心思。

    这样一位红粉知己,要是搁在现代得让多少男子洋洋得意,蠢蠢欲动。可惜,纪安是个走偏门的,他在现代早就发现他对着男生的好感明显重于女生。可惜,早年为着自己老爸,没敢有丝毫的不规矩。等他小妈进门,弟弟出世,虽然纪安心里失落可又有一丝庆幸。他以后能按着自己的心意过日子,不用害人害人了。

    为此,来了这儿,今年十三岁的他,已经被他亲娘暗示了半响,收了惜风做通房。纪安愣是装傻充愣,一脸的懵懵懂懂的躲了过去。尽管有了大秦太祖对着女子处境的稍稍改善,但这还是男权的天下。

    惜风是他的大丫头,要是做了他的通房这一辈子也就是和他绑在一块了。他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在不危及自己利益的前提下,纪安还是愿意做做好事,积积德行的。

    不过,流水无情,落花有意,惜风却是一颗心都在纪安身上了。纪安有的时候瞧着自己的细胳膊细腿的,半点没瞧出他这副娇弱的公子哥模样是怎么能让旁人瞧中的。连带着对着惜风,纪安心中有了说不出的滋味,他也不知道这份喜欢有多少权势算计在里头。

    接过惜风端过来的碗,咕噜咕噜的喝了三碗,对着惜风惜景说道:“爷用好了,这剩下的你们拿去分了吧。去门房问问,今日爹爹何时回来,我临了一副《多宝塔碑》的字,回头等爹回来了,拿去给他瞧瞧。”

    惜风惜景点头称是,端着酸梅汤去了外面的厢房。屋子里剩下纪安一个人,纪安起身,去桌子前把字帖拿了出来,又细细的临摹了一遍。纪府之中,他最大的靠山也就是他奶奶纪老太太和他爹纪博。

    纪老太太从他刚刚落地就养着他,感情自不必说,全府上下,恐怕他亲娘对着他都没有老太太上心。纪安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对着纪老太太也是非常有感情的。为此,他日日不间断的去纪老太太面前尽孝。虽然碍了嫡母和有心人的眼,可人在活一世,纪安可不愿意只做那提线的木偶。该不该做,能不能做,他懂,可他也有可为而不可为之事。

    而另一头,昌平侯纪博在外吃了些酒终于回来了。刚刚回了书房,就有大丫头来报,自己母亲有请。自从他娶了郑氏,白氏之父,他的亲舅舅去了之后,母子两个虽然感情颇深,可也至此生了间隙。

    一般无事,都是纪博去给老太太请安的,纪老太太倒是很少主动邀了自己儿子过去。纪博一听,忙换了官服,穿了件藏青色的薄绸常服就去了集福堂。

    一进门,纪老太太瞧着儿子头上冒出的热汗,心中一软,对着吕嬷嬷说道:“给侯爷端碗冰镇酸梅汤来解解乏,这天热的,要是来场雨就好了。”

    纪博拱手给纪老太太请安,说道:“给母亲请安!”

章节目录 第3章 祖母

    纪老太太对着儿子还是慈爱的,扶着他起身,忙说道:“博儿坐吧,在外忙了一天了,身子也乏了吧。”

    纪博坐下,大丫头秋山端上一个琉璃小碗,纪安接过喝了一口。用帕子细细擦拭嘴角,才开口道:“母亲说得儿子要羞愧了,这天如此的热,也不知道母亲今日用饭可香,身子骨可还有不适的地方。”

    这话明显是向吕嬷嬷问的,吕嬷嬷忙躬身道:“回侯爷的话,老夫人今日只用了金丝枣熬出的一碗碧梗粥并两块水晶糕。”

    纪博听闻皱了皱眉头,对着纪老太太关切的说道:“母亲,儿子已经派人去南边临州寻做甜汤的厨子去了。不多时就能到京了。儿子记得母亲喜欢喝临州府的甜汤,到时候母亲还要多用些,儿子才好安心啊。”

    纪老太太瞧着自纪博如此孝顺自己,心里高兴,转而想到郑氏,这十分的高兴又折了五分。想到纪安,纪老太太垂了垂眉,语调平平的对着纪博说道:“博儿有心了,为娘知道你是孝顺的。哎,我这一辈子是个享儿子福的运,却没有享儿媳妇福的命。”

    纪博眼睛往下看,对着纪老太太说道:“母亲,倩儿她脾气直,可心地却是不坏的。您看在儿子和晨哥儿的份上都担待她些,也是儿子对不住她良多。”

    纪老太太一听纪博护着郑氏,火就上来了。立马说道:“我哪敢担待她啊?她娘家可是郑国公,亲姐姐更是皇后,牌头大的很。你自个说说。自从她进了这个门,我可有薄待她的地方。可她倒好,可曾到我这儿来立过一次规矩?这且不说,当年我好心好意的把晨哥儿养到自己膝下,解解闷。没过两天,她就从宫里请了两个大佛回来。说的好听,瞧我年纪大,不劳我费神,由宫里的教养嬷嬷养着晨哥儿。这是当人家儿媳妇该做的吗?仗着娘家亲姐的势,她有把我这婆母放在眼里吗?”

    说到这个,纪老太太就满肚子火气,果然是郑家出来的,半点教养也无。哪有莲姐儿的乖巧懂事,孝顺知理。可偏偏……纪老太太想到这儿,又气又急,竟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纪博原本老老实实的听着,瞧着自己母亲真是气了,忙起身上前,给她顺气,接过吕嬷嬷端来的茶水喂了纪老太太喝下,方才说道:“母亲,千错万错都是儿子的错。母亲要是为此气出个好歹,儿子万死难辞其咎。母亲,你有气就对儿子发,可不能伤着自己啊。”

    纪老太太慢慢的平下了气,看着眼前关心自己的儿子,叹了口气,握住他的手说道:“博儿,当年公爹被夺爵,老爷又一病不起,你从金樽玉贵的侯府少爷变成了庶民。等你祖父和父亲通通过世,人走茶凉,京城之大,却无方寸之地能容得下你我母子二人。人情如纸,世态炎凉,为娘我是尝尽了。”

    纪博想到当年家中巨变之后,那些人的嘴脸,心中也是翻滚不息。不过,多年为官下来,面上却是丝毫未动。

    纪老太太说了几句便有些喘,纪博把茶给凑到她嘴边,一手轻轻的给她在背上顺气。

    :“那个时候,我想随你爹去的心都有了。好在你舅舅惦记我这个妹子,从临州派人千里迢迢的赶到京城接了我们去。等到了临州,你舅舅对着你如何,你自己是知道的。不说其他,他把旭哥儿的荫生名额给了你,让你去了明山书院。好在旭哥儿是个会读书的,自个也考了进去。我那个时候就在想,我这哥哥,对着你我掏心掏肺也不过如此了。”纪老太太感怀万千,一时间语调竟有了一丝悲意。

    纪博也想起了他舅舅对他好,说道:“母亲,舅舅对儿子的恩情,儿子没齿难忘。”

    纪老太太也知道纪博虽然心高气傲,可却恩怨分明,再没有郑氏之前,对着他舅舅敬爱如父,十分的孝顺。纪老太太心下伤感,想到今天的重头戏,还是接着说道:“当年,你虽然读书不错,可要是想出人头地还有些困难。你舅舅瞧着你习武的天赋不错,求了多少关系又许了多少人情,才让临州的总把头带着你习武领兵。为娘为了你的婚事,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莲姐儿嫁给你的时候,你可是白身啊,她可是地地道道的低嫁。有多少人暗中笑话她,看你舅舅笑话。可……我每每想到这儿,就过意不去,是我害了你舅舅,害了莲姐儿啊。”

    纪博闭了闭眼,再抬头忙说道:“母亲慎言,是我对不住舅舅,可木已成舟,再多说已无益。”

    纪老太太对着吕嬷嬷看了看,吕嬷嬷会意带着丫头婆子都下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纪老太太和纪博。

    纪老太太冷哼道:“怎么不能说,要不是你糊涂,贬嫡为庶,坏了白家门风,你舅舅也不至于含恨而终。莲姐儿和安哥儿更不会在这个府上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过着。特别是安哥儿,明明是最最尊贵不过,可每每见了晨哥儿却要低头哈腰的行礼。为娘每次瞧见了,都觉得挖心啊。”

    纪博对着自己娘向来没法子,忙认错道:“儿子糊涂,但此事与倩儿母子却是无关的。当年我一时年少轻狂,害了表妹,更让安哥儿受了委屈。可事已至此,儿子也只能保住一个,对不住另一个了。不然,昌平侯的基业恐怕要断送在儿子手上啊。”

    纪老太太也知道纪博有难处,拉着他的手说道:“为娘的知道你的难处,原本,我瞅着,把安哥儿和晨哥儿从小养在一起。兄友弟恭,以后就是晨哥儿继承了侯府,对着安哥儿总有一分兄弟之情。可你那媳妇却是急吼吼的把晨哥儿拘在自个身边,我是连晨哥儿的一片衣角也摸不着。不要说给他们兄弟培养感情了,安哥儿这嫡不嫡,庶不庶的,以后可怎么办啊。”

    纪博温声道:“母亲,您多虑了。虽然倩儿脾气直爽些,可人却是不坏的。她这么多年,虽然对着安哥儿不说是视如己出,可却从未动过手脚。这一点,儿子可以担保。儿子已经为安哥儿准备了一份家产,等儿子不在了,让安哥儿带着表妹搬出去。也不会受委屈的,母亲您就宽宽心吧。只要您长命百岁,才是儿子和安哥儿晨哥儿的福气。”

    纪老太太却是眉毛一拧,高声道:“糊涂!博儿,没了昌平侯府的庇佑,安哥儿不就是胖娃娃抱金子吗?你就是给他金山银山,他能守得住?他外家又不认莲姐儿,是指望不上了。你说你媳妇对着安哥儿没什么心思,我却是不信的。不说其他,就是三年前,安哥儿多聪明啊。明思院开考,招收学子,依着他的聪明伶俐劲进去是十拿九稳。可为何,人还未考,就发了高烧。再者,当年莲姐儿怀着安哥儿的时候,你那好媳妇可是给她的安胎药里下过红花的。就凭这些,等你我一去,安哥儿是扁是圆,还不是任你媳妇拿捏。”

    纪博很是头疼,对着纪老太太慢声慢语的劝道:“母亲,当年的事情与倩儿无关,是她身边的奶嬷嬷自作主张。再说,儿子已经罚过她了。您就别抓着不放,伤了你们彼此的和气。母亲,您有话直说吧,只要儿子能办到的,儿子定当准从。”

    纪老太太虽然有些不服气纪博对着郑氏的偏袒,可也算达到目的了。按下不高兴,对着纪博说道:“我想把安哥儿送去明山书院,家里不是有个名额吗?晨哥儿去了明思院,正好这个名额就给安哥儿了。好歹让他自个有个交友圈,以后,认识几个人,要是有本事,他就自己建功立业。要是没本事,我也认这命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佛心同秀 by 白船(下) 下一篇:庶长子 by 朗朗明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