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新濠天地博彩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沈安逸死了,他又活了,重生在一个十一岁的小哥儿身上,还是一个有主的小哥儿……
 家里琐碎,温馨平淡,发家致富种田文,就是一个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故事。
 这世上,最简单的最难得。于是便有了这个故事。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安逸,王小二 ┃ 配角:王宝儿,季阿强,等等 ┃ 其它:

☆、第一章

  睁开眼睛视线内,仍是破破烂烂的泥砖屋,沈安逸认命了。
  他是真的又活过来了,重生在了一个名为季安逸的小哥儿身上。
  他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太匪夷所思了,这世界里竟然没有女人,多么可怕的一个事情。
  女人的角色由小哥儿担着,至于男人倒是正常,依旧是高高壮壮的汉子。
  这季安逸身世有些凄惨,十岁死了阿麽和阿爹被大伯一家收养着,这才一年半的光景,就被大伯麽给换亲了。
  大伯家的阿哥季阿强今年都十九了,村里的阿哥一般十六就成亲,有些晚上一两年,只有家里没钱的才会过了十八还单着,大伯家说没钱吧,也算不上,还是有些家底了,给季阿强成个亲恐怕还会绰绰有余,毕竟,他们一家把季安逸他们整个家都给接收了,能不没钱吗?
  原因就出在,季阿强从小就喜欢一个名叫王宝儿的小哥儿,这小哥儿说了,得他弟弟成了亲娶了小哥儿,他才会成亲。
  季阿强也是个倔的,就喜欢王宝儿,除了他,谁也不娶。
  这大伯和大伯麽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反正什么招儿都使尽了,仍改不了季阿强的想法,就在他俩急的都快成满头白发的时候。
  正在这个时候,季安逸家里出事了,季安逸被收养了。
  换亲这事,大伯一家是没有想到的,这事还是王宝儿提出来的。
  同一个村的,离的又近,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季安逸被他大伯一家收养后,过的是什么苦日子,这王宝儿看的一清二楚。
  他仔细观察了一段日子,见这孩子小虽小了点,却是个老实安分的孩子。
  突然死了双亲,整个人反应不过来,有些麻麻木木的,可干起事来还是蛮利落,就是不爱说话,有些死气沉沉行尸走肉般,被自家大伯麽整日使唤着做事,也不见有什么反抗或是背后有什么恶毒心思。
  观察好了,王宝儿心下了决心,让这季安逸当弟弟的小哥儿,有他照顾着弟弟,他也就放心了。
  大伯那一家子就是一个火坑,王宝儿心里明白,可为了弟弟他没有办法,再者,他想这季阿强这么喜欢自己,他过去了,日子应该比这季安逸要过的好些,而且他也不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掐捏。
  王宝儿总算松口了,愿意跟季阿强成亲,就算是换亲,这大伯和大伯麽也喜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一颗心总算是可以放回肚中了。
  就这样,才刚十一岁的季安逸嫁给了十四岁的王小二,等了十来年,季阿强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他的心上人王宝儿,皆大欢喜啊。
  回头再说说王家,王家王小二出生之前,家里虽不富裕,却也不会太紧巴,一家三口过的和和美美,王小二出生时王阿麽难产,王小二活了王阿麽死了,王阿爹受不住这打击精神整天恍惚,一回下地干活,一头磕在了地上,不巧,磕的地方有个尖石子,王阿爹流血过多也死了。
  那个时候,王小二刚好一岁,王宝儿六岁,幸好家里尚有余钱,把田地租给了村里的人,六岁的王宝儿当阿麽又当阿爹的,把小小的王小二拉扯到了五岁,夏天王小二贪玩掉进了河里,等路过的大人将他捞起时,他已经昏死过去了,王宝儿急的不行,忙拿了钱抱着弟弟上了镇,当晚王小二发高烧,大夫用尽了法子也没止住,烧了整整一夜,当大家都以为王小二会被烧死时,第二天他却活了,活是活了,可脑子出了问题。
  王宝儿耐心细致的教着王小二,教了好几年,效果都不怎么明显,仍呆呆傻傻的,倒是下地干活这事儿,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王小二倒是记得牢牢的,每天一觉醒来就下地干农活。
  大约是世世代代都是地里刨的,对这些事,总会比旁的要机灵些,呆呆傻傻的王小二,在学干农活这事儿时,让王宝儿挺惊喜的,学的挺快也记的牢,别人怎么教的,他有摸有样的跟着做,久了,动作就越发的利落了,当他在地里干活时,还真看不出来,他是个傻的。
  可就除了这事,其余的事他都不开窍,甭管怎么教,死活不开窍,王宝儿真心怀疑,是不是那一丁点儿聪明劲儿,全被用在地里农活上了。
  他不会穿衣服不会穿鞋子,说话都说不全,只会傻憨憨的笑,饿了也不会说他饿了,得有人喊吃饭,拉着他坐在饭桌前,把饭摆好了,他才知道要吃饭,吃饭这事儿,倒是不用喂,好歹也学会了。再有就是,下雨天了,若没有人来拉走他,他依旧会下地干农活儿……
  诸如此类多不胜数,说白了,王小二就是一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呆瓜儿。
  可就算给一个傻子当小哥儿,季安逸也是欢喜的,他听了王宝儿的劝,要好好的活下去,他阿麽阿爹在天有灵才能安息。
  再者,王宝儿也说了,会好好护着他们俩,只要他好好的照顾王小二,把他照顾的妥妥当当,安安心心的跟着他过日子。王宝儿也可以把他当自己的弟弟一般,护着疼着。
  这话季安逸听着心里特别踏实,就好像是落水的人有了根浮木般,日子总算有些光亮了。
  可惜,美好的生活才过了仅两个月他就死了。
  具体是哪的原因沈安逸也不太清楚,他瞧着是这身体的原因,那一年半的苦日子,硬生生的把这个小孩子给拖垮了,他的身子极度的空,就跟一个垂暮之年的老头似的……
  昨天醒来他就感觉一阵难受,那种难受说不上来,就是特别的无力,他感觉自己又要踏进鬼门关了,下意识的便拿出灵泉水喝了一口,然后一觉睡到了现在,整个人总算舒服些了,也恢复了生机。
  唉,这一切都是真的,也没法改变,那就好好跟王小二过日子得了,也不知道灵泉能不能治好王小二,慢慢来吧……
  既然活了过来,就好好经营自己的生活。
  沈安逸也是一个看的开的,他是一个山里娃儿,妈妈八岁的时候外出打工就一直没有回来过,十二岁的时候他爸上山砍树发生了意外,也正是这一年,他在爸爸出事的那个地方,捡到一个玉坠。
  玉坠里面是个空间,不是很大,里面有一个小池塘,里面栽种着莲花,还有一些鱼,池塘的左边是几块地,干干净净的,没有种植东西,右边有一口小小的水潭,水潭三步远的地方有棵树,那树有什么用他不知道,水潭里的水却很神奇,能治百病还能美白什么的,反正好神奇的,他第一回喝,整个人就好像重获新生一般,浑身说不清的舒服畅快,这还不算,用稀疏的灵泉水浇灌植物,那植物会长的特别好。
  他想,爸爸肯定是怕他受苦,怕他走后,他一个人没活独存于世,便让他得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宝贝。
  就是靠着这个小小的神奇玉坠,十二岁死了爸爸也不见了妈妈的沈安逸,真如他爸所希望的那样,安安逸逸幸福的活到了二十五岁,那天他上街然后出车祸了,一觉醒来他成了季安逸。
  握着胸前的小玉坠,沈安逸没忍住,眼泪噼哩啪啦的落着,全落在了那玉坠上,那玉坠变的更加好看了,晶莹剔透的特别漂亮。
  这一回他死了又幸运的活了过来,肯定也是爸爸冥冥之中在保佑着他。
  爸,虽然换了个地方,可我还是会幸福的活着,好好过日子。
  在沈安逸沉浸于自己的思绪里时,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怒气冲冲的闯进了屋内,不待沈安逸反应过来,一个巴掌狠狠的落在了他的脸上,那清脆响声,在这寂静的屋里,显的格外响亮。
  有个阴冷森然的声音,恶狠狠的说着。“季安逸再有下一次,我就让你回你大伯家,继续过猪狗不如的苦日子。”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力量忒狠,沈安逸直接就有些懵了,下意识的看向来人,完全接受了本尊的记忆,他很快就认出,打他一巴掌的人是王宝儿。
  这王宝儿长的随他阿麽,不能用清秀来形容,得用漂亮,特别的赏心悦目,而且他的漂亮不带半分女气,想来是跟自小生活的环境有关,也难怪季阿强就认定他了。
  “不,不,不,不。”王小二坐到了床边,仰着脸看着王宝儿憨憨傻傻笑了,声音慢吞吞的,吐字倒也清晰。
  王小二已经过了十四应该喊十五了,被王宝儿养的很好,高高壮壮的,五官说不上英俊,但却特别的粗犷,很是耐看,不说话不笑埋头认真干活的时候,还是很招村里小哥儿喜欢的,这一说话一抬头就露馅了。
  能让王宝儿这么生气也就只有王小二的事情了,沈安逸稍稍一想就明白过来了。
  他是醒来的时候,外头很明亮,应该是中午,喝了一口灵泉后,没挺住又睡过去了,这会……悄悄的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有些暗淡了,都傍晚了,也就是说,王小二已经饿了两餐了,也有可能是一整天,这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又在外面干着农活,恐怕是饿的太难受了,就找上了王宝儿要吃的,然后……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沈安逸猜的差不多,王小二饿的太难受了,也干不动活儿,就抱着肚子难受的缩窝在了地里,有村里人路过好心问了两句,奈何王小二向来不和别人说话,当初季安逸过来的时候,王宝儿在家里带了一个多月,等着弟弟和季安逸相熟了,他才安心去了季家。
  那人见王小二不说话,只是抱着肚子一脸的难受,脸色煞白煞白的,怕出什么事儿,他赶紧的找上了王宝儿,王宝儿听了心里一急,赶紧跑了过去,耐心的寻问了好一会,才断断续续的猜测出来,弟弟这是被饿惨了!
  把弟弟带回来,煮了一锅青菜粥,王宝儿还把晚上要吃的五花肉割了小半放里面,让弟弟吃了个肚饱,这才怒火中烧的带着弟弟回了王家,一回家就看见季安逸躺床上享福呢!他气的不行,二话不说先打上一巴掌。
  “季安逸当初你可是答应的好好的,会好好的照顾小二,可现在呢,小二都饿的都窝在地里干不动活了,若不是村里人发现了告诉我一声,指不定得出什么事来,你这个狠心的,我见你老实干活又利落,这才把你从火坑里拉了出来,没成想,我这才几天没有过来看看,你就让小二饿成这个模样……”
  王宝儿隔三差五的就会过来看看,跟弟弟灌输一些事情,就是说以后他得跟季安逸过一辈子,让他好好的跟季安逸睡一个床,不能太排斥他了等等,不过,因走动的太勤了,他又常拿东西过来,季阿麽不乐意了,整天唠叨碎碎念着,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王宝儿见弟弟日子过的不错,季安逸也照顾的挺好的,就稍稍的收敛了一下,这回隔了差不多四天没过来。
  “王哥儿对不起。”沈安逸看着王宝儿特认真的说了一句,然后解释道。“我前天就开始头疼,早上干活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晕过去了,刚刚才醒来看了看天色,这都傍晚了,我知道坏事了,正准备起来去地里叫小二,然后做晚饭……真的很对不起王哥儿。”
  “晕了?”王宝儿满脸不相信,凑近了,仔细瞧着李安逸,瞧了好一会,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淡淡的说了句。“只此一回,再有下一次,你就滚回王家。”说完,王宝儿匆匆的走了。
  都傍晚了,他也得回家做晚饭,否则,季阿麽又得念叨,再有什么事,明天上午再过来说,瞧着季哥儿这态度,也不像是故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本尊季安逸,王宝儿,重生过来的沈季逸,这些梗,有些姑娘心里很有想法。那么呢,如果能继续看下去,可以看完公众章节,我都写清了原由。若看完了,还是很有想法,请看13章底下微微凝眸处的评论,下面有我的回复以及想法。若看完第一章,实在没法忍了,就关了网页可好?咱们有缘再见,希望下个故事,能戳中你的萌点。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也没有十全十美的文,每个故事着重点不一样,就会多少忽略些其它细节,不可能面面具到,请姑娘们谅解。
  我是喜欢回复读者评论的,我也是从一个读者走过来的,我就喜欢看着自己的评论被作者回复。可面对有些重复问题,真有点倦了,才写了这么一段话,希望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第二章

  待王宝儿走后,沈安逸在床上呆了一会,旁边王小二粗糙的手笨拙的拉着他的手,咧嘴一劲的傻笑着,眼睛黑亮亮的,像浸在水里的黑宝石似的,纯净不掺半点杂质。
  “我去厨房做饭,你在这里歇着。”看着王小二粗糙的手,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痕,沈安逸挺心疼的,这傻孩子,他笑着揉了揉王小二的头,拿出自己的手,站起身出了这矮矮的小屋。
  王小二也跟着站了起来,亦步亦趋的跟着进了厨房。
  跟就跟着,沈安逸也没再说什么,趁着还有点光亮,他往灶里起了火,两个灶都烧着,一口烧了点热水,一会洗澡要用,一口用来直接煮了点菜叶粥。
  沈安逸在忙的时候,王小二静静的跟在旁边,跟上跟下,仍咧嘴乐呵呵的笑,也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像个孩子似的。
  “往小凳子坐着。”沈安逸怕自个碰着他,他跟在自己身后,让他不好展开动作,便拉着他坐到了一边的小凳子上,用着哄小孩的声音。“坐着啊,别动。”
  王小二还真不动不动的坐在小凳子上,一双眼睛跟着沈安逸上上下下。
  热水烧好了,粥也煮好了,吃过晚饭,沈安逸打了一桶水提到了屋后,屋后有个井,王爹用了十来天的功夫挖好的,那井挖的很深,也堆砌的特别好。
  沈安逸提了半桶水上来,添进了装着热水的桶里,试了试水温,差不多了,他走进了屋里,提了一把椅子拿了身干净的衣裳,拉着坐在厨房里的王小二去了屋后。
  替王小二细心的洗了个澡穿戴好衣服,这会天色昏暗,模模糊糊的,能见度不足三米。
  “进屋躺床上歇着。”收拾好桶和衣服搁进了厨房里明天再洗,沈安逸拉着王小二进了屋,揉了揉他的头,声音温和。“躺床上歇着啊,别下地乱走动。”
  王小二呆归呆,可他很乖巧,说什么就是什么,沈安逸心里多少松了口气。这孩子好带!
  收拾好王小二天都黑了,沈安逸赶紧提着半桶热水去了屋后,摸黑拿了一身衣服,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王小二,这会天太黑了,看都看不清楚,幸好还有点点淡淡的月光,不至于让他摔跟头。
  洗了澡把衣服放木桶里,把木桶搁进了厨房,关好厨房门,沈安逸进了屋,依稀的月光下,他瞧见王小二仍呆呆的坐在床上并没有躺着,那双黑亮亮的眼睛一直看着屋门口,不知道怎么的,沈安逸心里更疼了。
  这孩子……也是个苦的,他白捡了一条命,就好好的照顾这孩子吧,希望水潭里的水能对他有点用,从明天开始就试着给他用稀疏后的灵泉水喝喝。
  “躺进去。”坐到了床边,沈安逸推了推王小二,想让他躺进去,没成想,王小二拉着沈安逸把他带进了床内,两人一并躺到了床上。
  王宝儿隔三差五的过来就会告诉弟弟,这是他的小哥儿,一定要看牢了,晚上一定要一起睡觉同睡一个床,还得抱着睡,小哥儿要睡里头你是阿哥得睡外头。
  知道弟弟听不懂,在沈安逸过来的第一天,王宝儿就亲自手把手的教弟弟,直到弟弟习惯了这事为止。
  被王小二抱在怀里,沈安逸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下,他没有挣脱,就让王小二抱着他睡着。
  他心疼这个孩子,又是这个孩子的小哥儿,这辈子是跟他拴一起了,亲密点就亲密点吧,好歹日子过起来也温馨些。
  第二天听见鸡鸣声,沈安逸就醒了,刚睁眼就看见王小二张着一双黑亮亮的眼睛静静的看着他,见他望过来,他咧嘴傻憨憨的笑了。
  “什么时候醒的?”沈安逸微笑着问。
  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王小二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依旧傻憨憨的笑,那双纯净的眼睛越发的黑亮。
  “呆子。”沈安逸拉着他起了床,替他穿戴好衣服,自己也穿戴好衣服,把床叠好,然后,拉着站在一旁的王小二进了厨房,漱口洗脸,接着就是生火煮饭。
  沈安逸一直忙着,也一直观察着坐在小凳子上的王小二,他在想着,要不要手把手一点点的教他,做一些日常琐碎事情,其实做多了对智商也是有一定作用的,可转念一想到王宝儿,他就暂时放了这念头,再等等吧,等着明间久了,王宝儿真真正正信任自己了,再来慢慢教,他尽力让王宝儿早点信任他。
  吃过早饭,王小二放下碗就起了身,扛着锄头出了屋,看着模样是准备下地了。
  “等等。”沈安逸拉住了王小二。“在这里等一下。”他得跟着王小二去地里看看,一会忙完了家里的事情,他得去送点水给他喝,总不能一个上午都不喝水吧。
  把碗筷放进了锅里,沈安逸把屋门都关好了。“走吧。去地里。”
  这话王小二听懂了,他拉着沈安逸的手,咧嘴乐呵呵的笑啊笑,大步朝着地里走。
  地里离家并不是很远,也就一会的时间,到了地方,沈安逸揉了揉王小二的头。“好好干活,一会就来看你。”
  王小二眼睛黑亮亮的眼睛看着沈安逸一个劲的笑啊笑的,模样憨憨呆呆。
  “呆子。”沈安逸忍不住又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大步往回走,他走的急,得赶紧把家里收拾好,他才能来地里,和王小二相处了这么一点时间,他已经把这孩子当成弟弟在养了,让他一个人在地里,他实在不放心。
  上一辈子沈安逸从十二岁开始就一个人独自生活,他又是一个爱干净的,那一手家务活干的特别的利落,没一会就把衣服和厨房都收拾整洁了,本来还想把屋子也清扫清扫,可心里牵挂着王小二,他想着过几天再来弄了也没啥,便装了一壶水里面放了几滴灵泉水,拿着去了地里。
  远远的,沈安逸就看见王小二低着头认真的干着活儿,他才十四岁,可那高高壮壮的身量,看着像十八、十九的少年郎,就这么看着,还真是一个招人欢喜的少年郎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王小二停下了手里的活儿,抬头看着前方,视线里出现了沈安逸的身影,他咧嘴笑了,那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流,划过眼角,他也不知道用袖子擦一擦,依旧笑的一脸灿烂。
  “喝水。”沈安逸小跑了两步,用袖子擦了擦王小二脸上的汗水,忍不住轻弹了一下他的额头。“就知道傻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壶里的水滴了几滴潭水,虽说自个吃了没什么坏事,还让身体越发的好,但沈安逸还是有点小紧张。
  待王小二喝完水,他拉着他走到了树荫下,温和的说。“先歇会儿,地里的活儿也不着急。”
  王小二咧嘴冲着沈安逸笑,那双黑亮亮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一个劲的憨笑着,显了几分傻气,却不讨厌,反而,有种微微的心疼。
  希望这潭水能治好这孩子,好好的一个孩子,也太可惜了些。
  沈安逸想着,伸手揉了揉王小二的头发。“肚子疼不疼?”怕他听不懂,还伸手揉了揉他的肚子,寻问。“疼吗?有没有不舒服?”
  王小二嘿嘿的笑,也不知道听明白没有,他伸手握住了沈安逸的手,往头上摸了摸。
  “喜欢我揉你的头发?”沈安逸挺诧异的,轻轻的笑了,揉了揉王小二的头发。“呆子。”
  王小二看着沈安逸,嘿嘿的笑,那纯纯的开心,灿烂的笑脸,影响到了沈安逸,内心的紧张没有了,脸上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
  “呆子,好好干活儿,我一会再过来看你。”确认王小二喝了稀释的潭水,没出什么事,沈安逸就安心了。
  屋子还没收拾,他想彻底的清扫一番,住着也舒坦些。
  王小二跟着沈安逸站起身,看着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拿着水壶走了,他下意识的跟着走了两步。
  “我一会再来看你。”沈安逸停下脚步,转身,对着身后的呆子笑了笑。
  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仍了一脸傻呵呵的笑,憨憨呆呆的。
  沈安逸走了几步,发觉他没有跟上来,放心了些,加快了步子,走了一段路,他停了下来,转身向后看,却发现,那呆子还傻愣愣的站着,眼睛望向他这个方向,他还看见,他脸上没了傻呵呵的笑。
  不知怎么的,突然的,心里有些泛酸。
  他想,就算潭水治不好呆子,他也要好好的照顾他。
  沈安逸小跑着朝家走,他得赶紧忙完手里的事儿,然后,去地里陪呆子。
  “大清早的去哪了?”好不容易收拾好家里的一堆大小事,王宝儿惦记着弟弟,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这一瞧,还了得勒,屋门关的紧紧的,人不见影了,他正想着去四周找找,就算见季安逸小跑着回来,心里顿时就有气了。
  大清早的不在家里收拾,这是跑哪去了?
  “去地里看小二去了,早上没带水,我送了些水过去。”季安逸边说着边掏出钥匙打开了屋门。“王哥儿进来坐,我给你倒杯水。”
  王宝儿看着季安逸走出屋子,进了旁边的厨房,眼里闪过疑惑。
  这季安逸瞧着好像跟前几天不太一样了,更打眼了些。
  还是那模样,还是那衣服,怎么就变了感觉?
  他想不通,心里隐隐生出一种焦虑和烦躁。
  村里有过两桩,有小哥儿扔了原来的家跟着别的汉子远走他乡。
  原先,瞧着季安逸那懦弱胆小的模样,王宝儿自信能压住他,让他老老实实的带着弟弟过日子,可是现在……
  “王哥儿喝水。”季安逸倒了杯温热的白开水递到了王宝儿的面前,顿了顿,他又说道。“昨天的事,真的很抱歉,我跟王哥儿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也好好照顾小二。”
  这话说的挺诚恳的,态度也很诚恳。
  王宝儿看着季安逸,皱了皱眉。“怎么会晕倒?”
  季安逸苦笑着。“大抵是以前事做多了,累狠了,王哥儿也晓得的,以前我阿麽阿爹还在时,却是从未这么苦过,这身子挺了一年多,受不住了。”
  “倒是我的不对了。”忘记了这事。王宝儿上下打量着季安逸,又说。“你好好跟着我弟弟过日子,我也不会亏待你的,我自会把你当弟弟疼着,若是起了一些不该起的心思,我有法子把你弄出那火坑,定也有法子再把你弄回去,呆了一年多,各种滋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顿了顿,王宝儿在怀里掏了掏,拿出一个布袋子,从里头数了五十枚铜钱,推到了季安逸的面前。“这钱你拿着,找个大夫看看,自个的身体也得顾着,往后日子还长,现在不注意,老了就得受苦。”
  这王小二傻虽傻,却也是傻人有傻福,有个哥哥这么为他操心打算着。
  “好。王哥儿放心,我嫁给了小二,自然会好好的跟他过一辈子,把他照顾的好好的。”季安逸把钱收了起来,对着王宝儿温和的笑了笑。
  王宝儿稍稍放心了些。
  这季安逸比之前更机灵了些,若真愿意跟弟弟过一辈子,想来,也能把弟弟照顾的很好。
  不急,日子还长着,慢慢来慢慢观察,不管怎么着,他都得帮弟弟看住媳妇,王家的根儿可不能断在他手里。
  “嗯。一会忙完了活儿,就找大夫瞧瞧,咱村里的李大夫若是瞧不准,回头赶集的时候,一块进镇再看看。”想了想,看着季安逸这瘦瘦小小的身板,脸色也不是很好,想着他刚刚说的话和表现,王宝儿犹豫了一下,又掏出袋子,数了十枚铜钱搁到了桌子上。“去张屠夫家买点五花肉,小二爱吃这个,昨个儿你哥弄了两条鱼回来,家里还剩一条,一会我切一半过来,家里的事也不算多,忙一会就歇一会,记得去看看小二,你自个多注意些,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季安逸也没多说什么,送着王宝儿出了屋,看着他走远了,才进屋,看着桌子上的十枚铜钱,抿嘴笑了。
  花了大半个时辰,把家里里里外外都清扫了一遍,季安逸也没歇口气,又装了一壶水,本来想往里头滴几滴潭水,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再过几天看看吧,如情况还行,就每天滴几滴。
  再者,一个人变化太快,也会引起人生疑,还是谨慎点好,慢慢来,反正也不着急。
  这日子来啊,不能急,一步步来,踏踏实实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章

  王家有两亩不错的水田,已经种上了水稻,这会儿,是五月底快六月了,再过一个多月就可以着手收割的事情了。
  除了两块水田,王家还在山坳里开了点荒地,土质不咋滴,种了些红薯玉米以及蔬菜。王小二这几天就是在山坳里忙活儿。王家屋前也是一块菜园的,零零碎碎的也种了点蔬菜。
  用了几天时间家里里里外外都整了遍,瞧着要舒坦多了,季安逸打算,去地里看一回小二,回来后用稀释过的灵泉水浇一浇屋前的菜地。
  除了王宝儿上回给的六十枚铜钱,家里可是一个子儿都没有。
  这钱他没用,有灵泉水在,这身体倒不用太担心,只要把营养跟上了,饭菜整好点。
  回头王宝儿若是问起,季安逸也是有话答的,他已经想到了对策。
  等过几天,地里的菜长势好了,他就担着往镇上卖菜去,得攒点钱在手里,捉些鸡鸭养着,不是为了换钱,而是想改善生活,自家养的吃起来总是味道好些。
  把身体养的倍儿棒,然后,再想着法子发家致富。若无健康,再多的钱也不是自己的。
  河溪村离景阳镇不远,走路也就半个时辰,因着离镇近,河溪村还算富裕,家家都能吃饱穿暖,日子过的蛮和美的,村里的小伙儿好娶夫郎,村里的小哥儿也好嫁郎夫。
  因这原因,季安逸才想着,第一步先用蔬菜挣点儿小钱,担着菜往镇里卖,在村里是最最平常不过的挣钱法子了,也不会引起人的注意。
  他是在农村里呆过的,平日里瞧着没什么,都和和睦睦的相处,有个什么不打紧的事儿,也会帮上一把手,可他家若突然的挣了大钱,一传二二传三的,视线就会全搁他家了,明里暗里的都会来打听打听……
  这日子还真是没法过了,挺闹心了。
  还是踏实点好,一点点一步步来,闷声挣钱儿,稳妥些。不会引起纠纷和麻烦。
  关好屋门,季安逸提着水壶和湿布巾往山坳里走。
  看了看日头,他也猜不太准,以前都是直接用手表或手机的,这原始法子,依着本尊的记忆,他能约摸个大概,应该是九点半十点的样子,也就是巳时初。
  王宝儿是辰时初出的门,这么一算,隔了约二个小时左右。
  “去地里看小二?”老远就看见季安逸以及他手里拿着的物件,王宝儿眼里有了浅浅的笑,声音都温和了两分。
  “王哥儿。”季安逸停下来等着,笑了笑。“家里的事忙完了,我去地里看看小二。”
  走近后的王宝儿目光毫不掩饰的打量着季安逸,瞧着他脸色比前天好多了,心里挺欢喜的,却还是皱着眉问了句。“我路过李大夫家,他说你没去看病抓药。”
  “我这身子,我自个知道,王哥儿别担心,现在家里的活儿不重也不忙,我有时候歇息,慢慢的养着也就好了。那五十枚钱,我想着,用来抓药也抓不了几副,吃了它还不知道能不能好,倒不如买点肉,改善一下饭菜,吃好了人的气色自然也就好了,再者,小二正是能吃的时候,隔三差五的有肉吃,他也能开心点。”
  顿了顿,季安逸又说。“王哥儿我还想着,家里的菜有些多了,想担些到镇上去卖,还能换点油盐回来。”说到这,他有些微微的羞赧,垂了眼,挺不好意思的继续说。“我和小二也算是个小家了,王哥儿也嫁了人,有了自己的家,我那大伯和大伯麽的性子,我是了解的,王哥儿时不时的接济我俩,想来在家里也不好过。”
  听着这一窜话,王宝儿默默的看着季安逸,眼圈有些泛红,过了好一会,他才微哽着声音说。“你知道就好。”停了会,情绪稳定了些,他伸手拍了拍季安逸的肩膀。“你想法是好的,我能顾得了你们一时,也顾不了你们一世,明天早辰我会进镇卖菜,到时候我来喊你。你若一直这般好,我会记在心里头的,自己苦点也没事儿,总能让你过好些,我家小二虽有些呆憨,却是个顶好的孩子,慢慢来,日子总能舒心。”
  “嗯。我晓得的。”季安逸主动拉着王宝儿的手。“去看看小二吗?”
  “不了,我得去地里帮忙,就是顺道来看看你。”说着,也没再多说什么,王宝儿就走了。
  这季安逸看着跟以前不大一样了,却是比以前更好些,也更通透些,看他说话的模样儿,若能一直这般好,小二就是个有福气的了。
  都说傻子有傻福,这话不假呐。
  季安逸看着王宝儿的背影,抿嘴轻轻的笑了,眼里闪过一道浅光。
  果然是这样……
  在王宝儿的心里,最最重要的就是王小二,就算看出他跟以前不大一样,也没多问什么,只要是对王小二有利的,他只会更欢喜不会多想。
  季安逸心里轻松了不少,脚步轻快的朝着山坳里走。
  一看见季安逸,王小二就咧嘴呵呵的笑,那双明亮的眼睛,黑亮亮的看着他,跟个孩子似的,纯透干净。
  “呆子,渴了吧?我刚看见你哥哥了,跟他说了会话儿,耽搁了一下。”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季安逸总会缓缓的用着温和的声音跟他念叨着,听多了或许慢慢就懂了。
  王小二松了手里的锄头,粗糙的手握住了季安逸的手,看着他一个劲的笑着,模样好欢喜。
  “来,先擦个脸。”把水壶搁一旁,季安逸用湿布巾擦着王小二的脸,这孩子,细细的看着,其实挺英俊的,就是有些显傻气,若是个正常的,这十里八乡的,指不定都能相中他。“呆子,我刚跟你哥哥说了,咱家的菜吃不完,担些往镇里卖,明天早上咱俩一起去,现在,地里的活儿也不着急。”
  擦完脸,又擦了擦手,季安逸把水壶拧开盖。“喝点水,一会咱早点回去,早上粥有点少,过不了多久你就得饿了。”嘴里轻声轻慢的嘀咕着,他又摸了摸王小二的肚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君子玉匠[古穿今] by 淡笑不羽 下一篇:重生为小哥儿 by 尘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