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新濠天地博彩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瘸了翅膀後又重飞的菜鸟──我,重新起步的文,继兄弟文,年下美攻,努力追求腹黑攻。

1
  林睿是中法混血儿,英文名叫希斐尔。
  他母亲林馨是中国一个中等家庭的独生女,生得虽算不上是花容月貌,闭月羞花,但也算精致可人,相貌上乘。林馨的头脑绝对算不上差,大学时期可是全校闻名的资优生,可毕竟未入社会嘛,总是带著一抹少女情怀,可就是这抹该死的情怀让她在毕业旅行时著了林睿父亲的道,按照她现在的说法,只能用两个字概括林睿的父亲,那就是──“贱男”。
  林睿的父亲是法国的一名贵族,名叫帕特,生得是英俊不凡,高大富裕,金发蓝眼,尤其是笑起来还带两个溺死人的小酒窝,瞧瞧,多吸引人的男人啊,可惜,据林馨所说,这贱男,咳咳,不,是这帕特是个风流成性的男人,说难听点就是和种马没啥区别。
  终於呢,在帕特的一次出轨中,林馨忍无可忍的提出了离婚,愤然地独自离开了法国。本来她是想让帕特先生反省一下的,可在她收到消息说帕特不小心把他们唯一的儿子林睿锁在房里,隔了一天才想起来他的儿子不见了,林馨疯狂了。
  她风风火火的回了法国,冲进了他们的家──一座古堡,把帕特狠揍了一顿之後带著年方五岁的儿子,也就是林睿回了中国,结束了她的第一段婚姻。
  说起林睿呢,这孩子遗传了他父亲的金发蓝眼,结合了父母双方的相貌,白皙的肌肤,嫩红的嘴唇,再加上混血儿本就漂亮,见过他的人估计没人会不喜欢他,噢,不包括他那个把孩子当麻烦看的混帐父亲。
  谁有见过这麽精致的小男孩?谁有见过这麽听话的小男孩?谁有见过这麽安静的小男孩?……总之是走哪都是焦点。
  林馨回国後定居在首都,因为对林睿一直都是双语言教育的,所以孩子在这边也没有语言障碍,但是,孩子的过分乖巧让她很担心。
  她实在不想把她的儿子和自闭儿挂上勾,尽管她尽量抽时间和孩子相处,可情况却不见得有什麽好转,每次一想到这里,林馨就很担忧。
  就这样平平静静的在一年後,林馨遇见了她的第二春,忠厚老实的李广平。
  这个李广平是典型的中国大男人,感觉有点像暴发户,长相方方正正的,也是离婚人士,原因是妻子要离国奔向锦绣前程,把孩子扔给李广平拿了一笔钱就走了,而他们的儿子叫李慎,七岁,他们家所在街道有名的小霸王。
  在秋天,林馨和李广平决定重组一个新家庭,给两个孩子完整的家的时候,李广平和林馨决定先和六岁的林睿说这件事,於是……
  市中心一栋算是不错的公寓,十二层B室门前。
  “馨,我这样子看起来怎样?像不像个好爸爸?”李广平一手拎著袋玩具,一手擦擦额头的汗,忐忑地问:“你说,睿睿会不会不喜欢我?“
  林馨帮他整理一下领带,安抚道:“你紧张啥,当初和我求婚你也没这麽紧张。”
  语气带著几许甜蜜,林馨笑了笑,她之所以会选择这个和前夫天差地别的男人,并这麽快托付终生,是因为她有信心,她选择的这个憨厚的男人不会错。
  “这不一样,那是我知道你喜欢我。”李广平厚著脸回答,有点得意地搂住林馨的肩膀,一脸的幸福。
  啊,我的老婆,还买一送一给我一个儿子,这一生一世的买卖真赚了。
  “去,少臭美了。”林馨娇嗔,拍来李广平的手,掏出钥匙正想开门进去,却恍然想起一件十分严重的事,转头对李广平说:“我警告你,不准拿对你儿子那套对睿睿,你敢动不动就打骂的话,我跟你没完!”
  “怎麽可能!!”
  李广平大叫一声,是真的吓到了,见鬼似的瞪大了眼睛盯著林馨,“为什麽要拿睿睿和那个兔崽子相提并论,他们完全不同,睿睿那麽乖,那麽优秀,谁敢打他我跟谁没完。”
  林馨听了脸色缓和几分,但依旧拧起眉,严肃地对李广平说:“哪个孩子都好,你对小慎也不能打,男孩子皮点是正常的……”
  “好啦,姑奶奶,咱们先进去吧,教育问题押後再谈。”李广平催促著,嘀咕道:“等你当了李慎他妈,你就知道他有多欠揍。”
  按耐下不安的心跳,现成老爸李广平吞口唾沫,旋开门把,推门而入,映入二人眼帘的就是──
  漂亮的小天使。
  一百多平方的室内装潢得很温馨,东西摆放得很有条理,可以看得出屋子的主人费了不少心思。在面向门口的地方开了一扇全玻璃的落地窗,窗上悬挂著白色窗帘,微凉的秋风吹扬起帘布,而窗前的单人沙发上坐著一个全身雪白的小男孩。
  有点偏瘦的他穿著纯白色的上衣和长裤,金色的短发梳理得服服帖帖的,清澈的湛蓝色双眼,腿上放了一本敞开的小人书,脚上也套著白色的袜子,标准的乖宝宝样。
  林睿听见开门的声响就抬起头,白嫩嫩的精致小脸蛋直勾著两人,眨了眨大得出奇的眼睛,微斜著头,眼神投去疑问──
  劈哩叭啦的百万伏特电流穿过我们的现成老爸李广平同志的心窝,当场僵化,他,彻底被征服了。
  我理想中的儿子啊,这才是我理想中的儿子啊……
  “睿睿,你,你好……”激动之中的李广平脸色有点潮红,他步近林睿,蹲在他面前说话结结巴巴的,“我,那个,我以後就是你新爸爸,我会疼你,保护你,你要啥给你啥……”
  听著那莫名其妙的话,林睿没什麽大的反应,他安安静静的,当那个在他眼里有点白痴的大叔从一个特大号的袋子里掏出一大堆玩具时,他也礼貌地接过手并道谢,只是那看似没有变化的表情还是有那麽一点变化的。
  这东西,竟是,如此弱智低能的玩具……
  於是,在折腾了近一个小时之後,林睿在他母亲的期盼的眼神中,综合一下李广平这人给他的感觉,张口喊了一声对他来说其实不具多大意义的称呼:“爸……”
  而这简单的一个字让李广平热泪盈眶,他把小小的林睿紧抱进怀里,高兴得无以复加,所以他没注意到林睿皱了一下眉。
  不同於一般的小孩,林睿不喜欢别人抱他,连他母亲他都不太乐意,只是他不表现出来给人知道罢了,忍了。
  “还有,睿睿,你马上就要有哥哥了呢。”林馨同样很欣慰,她总算要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了,给孩子健康成长的环境。
  “哥哥?”在李广平双臂中有点辛苦地问,林睿稍侧过头瞄了一下林馨的腹部,平的。
  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弟弟或妹妹吧──这句话,林睿没有问出口。
  “嗯,他叫李慎,大你一岁,以後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母亲愉悦的声调,林睿颔首,很听话的接受了这件事。噢,原来是这男人的儿子,那麽,估计应该……应该……聪明不到哪里去。
  ……他叫李慎呀。
  就这样,这个从心眼瞧不起人的伪轻微自闭儿林睿与父亲眼中的过动儿李慎,俩人生命开始交集,即将成为兄弟。说到这里,有人就奇怪了,这事咋没人征求一下李慎的意见呀?他还是哥哥呢。
  我呸,笑话,也不想想,这李家哪有他说话的份啊?
  与此同时,李家原来唯一的小少爷:李慎同学,依然在他家那个高级别墅区,在那条街道当他的小霸王,抢抢游戏机,打打架,殊不知,他的少爷生活可要改变了……
2
  隔代遗传是很强大的,李慎就是个铁铮铮的例子。
  李广平长得确实不怎麽样,不过李慎长得却是很好看,这个就要归功於李广平的父亲──李老爷子了,按照他的说法,李慎的相貌就是遗传自他的,所以他疼李慎疼得要命,也就是他和李老太的溺爱,才会把李慎宠坏了。
  在林馨和李广平差不多要结婚的时候,李广平带著林睿回了李家大宅,想让他熟悉一下未来的环境,顺便培养一下父子关系。
  那是星期天的下午3点锺,风和日丽,初秋的凉爽让人感觉很舒服。
  李宅是栋别墅,李广平凭著诚信和不错的人际关系,实质上也算是个成功的企业家,虽然比不上林睿的亲生父亲,但经济条件绝对称得上不错。
  黑色的雕花铁门徐徐往两侧敞开,林睿坐在李广平的奔驰後坐,在轿车平稳的行驶中望著窗外那柔和的日光,忽视著旁边那春风得意的男人。
  屋子的占地面积并不是很广,从大门进去就是庭院,庭院的中间是一条鹅卵石步道,步道左右两边是绿油油的草地,延著步道往里走去就是一栋三层的洋房,在洋房的的右侧角落则是几个停车位。
  林睿进了屋子,略感了一下意外,这建筑的设计不太符合李广平这个大老粗的风格。
  玻璃制的落地门环绕著整个一楼,太阳的光芒肆无忌惮的从四面照入,他首先看到的是诺大的客厅,它的中央处是一套豪华的沙发和白纹茶几,茶几前方摆放著个特大的液晶电视,再过去一些时饭厅,而厅的另一边是一条通往楼上的旋转阶梯。
  整体来说,这地方给林睿的感觉很别致,如果忽略掉扔了一地的垃圾的话。
  “睿睿,你先坐,我叫佣人倒杯果汁给你。”李广平盯著满屋的乱七八糟,悻笑几声,托住林睿的腋下把他放上沙发。
  “王嫂!!”李广平扯开喉咙一喊,然後沈著脸对匆忙赶来的中年妇女说:“李慎呢?这一地东西怎麽回事?”
  “哦,这个啊,”王嫂把沾湿的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不以为然地答道:“少爷说想研究研究,所以把两箱玩具都拆了。”
  “他自己能把东西拆成这样?”李广平难以置信了。
  “不是,少爷从库房拿了铁锤和螺丝刀。”
  “这兔崽子!”恼火地低骂,李广平指了指一地的残骸,“叫人倒杯果汁过来,还有把东西收拾掉。”
  “老爷,少爷说谁都不准动……”在那瞪视之下,王嫂识趣地闭上嘴,视线越过李广平注意到那一直安份的小男孩,不禁惊诧。
  ──乖乖,好精致的混血儿。
  发现王嫂的注视,依然身穿浅色服装的林睿朝她微一笑,道:“阿姨,你好!”
  “小少爷你好。”王嫂虽然不像李广平那样眼冒心形泡,但还是对林睿产生了莫大的好感,放柔了语气,“你想喝苹果汁还是橙汁呢?”
  唔,这个就是林馨的孩子吧?
  “橙汁,谢谢!”
  还是那麽礼貌的回答,感觉上就是家教甚好,好感再加几分。
  “睿睿呀,这以後就是你的家了,待会我带你上楼,到你的房间去看看……”担任著好爸爸的李广平坐在一边,收敛起臭脸,笑眯眯地招呼著准儿子林睿。
  不过李广平的慈父形象没维持多久,在王嫂把一杯橙汁放在林睿面前的茶几上,林睿刚伸长手握住杯子的时刻,李慎不知从哪里混完,回来了。
  套著一双过大的拖鞋走路啪啪啪,早上起床到现在还没有梳的头发,李慎黑溜溜的眼睛很有神,两颊被太阳晒得红粉粉的,俊气的小脸没有林睿那麽白皙漂亮但更具朝气,他下身穿黑色牛仔裤,上身配一件深蓝色的圆领长袖,或许是有点太长吧,他边走还边挽衣袖。
  在所有人的目光里,李慎不知所觉的把注意力放在林睿……手握著的那杯果汁,他一路绕啊绕的,没看任何一个人,连他爸也不叫,一直绕到林睿旁边,张口就一句:
  “喝过没有?”
  “没……”没字都还没说完,林睿手中的东西已经被李慎拿走了,他合上唇,眸中瞬间闪过一丝不愉快。
  ──从我手里抢东西?
  什麽话都不说,林睿沈默的让李慎咕噜咕噜地喝著那本属於他的饮料,然後昂起脸看向李广平,用那蓝得仿佛不带一丝杂质的眼瞳,继续沈默,沈默,再沈默……
  果不其然,一声咆哮:
  “李慎!!!!!”
3
  把杯子放下,头一歪把嘴唇残留的果汁抹在领口,总算解了渴的李慎回望李广平,稚嫩的童音有点点拽:“干嘛?”
  “你!”李老爹这下气得够呛了,“你几岁了,懂不懂礼貌??”
  “我七岁,我不懂!”这话回得挺认真的。
  “不懂?!”轮到李广平挽起袖子,他咬著牙,从牙缝里挤出一话:“不懂我就好好教一教你。”
  “爷爷说了,你要是打我,他就不放过你!”见李广平站了起来,李慎一点也不怕,小手伸进口袋里,掏了只迷你型的手机就搁桌上。
  果不其然,李老爹又一吼:“你哪来的手机!!”
  “爷爷给我买的,”微斜著身子,李慎习惯了李广平的高音量,他一边摆弄手机,一边道:“让我有事给他打电话,他马上从乡下过来。”
  说著,他的下巴还朝李老爹一扬,你奈我何?
  李广平挫败得厉害,这小子戳中了他的弱点,他啥不怕,就怕他老爹。
  话说,这李广平当初拿著他爹妈大半辈子的积蓄进城读书,而後又靠父母卖田卖畜的钱打本作生意,所以他对他父母是十二万分的毕恭毕敬,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也不敢多话。
  後来他有钱了,想把李家两老接进城来住,可老人家住不惯烦嚣的大都市,半年不到就回老家了。李广平离婚的时候,李慎才1岁不到,那时他事业正在拼搏阶段,实在没法既当爹又当妈,交给保姆又不放心,所以把李慎送到父母那里去。
  老一辈的人不同现代人,他们心里李慎就跟金簸箩一样,以前家里穷没法让孩子过好生活,可现在经济条件好了,怎麽可以还让孩子受苦受罪?於是他们下足了功夫疼李慎,导致他到6岁还不自己穿衣。
  这种情况李广平知道不妙了,於是他拼死的坚持,终於在李慎6岁的时候争取回他的教育权,在两老的恋恋不舍下接回了李慎。
  迄今一年,两父子关系也很叫人头疼。
  李慎被爷爷奶奶宠惯纵惯了,再加上父母亲的印象在他的记忆里很淡,所以李慎对李广平的严加管教很抗拒,李广平的耐性不大好也很忙,不用说,肯定有冲突。
  揪住儿子的衣服把他扔到林睿隔壁,李广平自己也坐到一旁的单人沙发,发现两个孩子鲜明的对比,叹气。
  “听著,李慎!”李老爹忽略儿子的嚣张,努力和颜悦色,“睿睿是你林阿姨的小孩,他很快就会是你的弟弟,你必须好好对他,凡事也必须以他为先,听清楚,是〈必须〉!”
  “切!”嗤了一声,李慎顺著父亲的话瞧去,正式和林睿对望,他也像很吃惊林睿的漂亮一般半张著唇,全神贯注地死盯住他的脸,然後慢慢地朝林睿靠过去……
  看了李家父子间一场好戏,林睿还是维持著他的乖巧,对那个他不怎麽有好感的哥哥回以一个微笑,见他靠近自己,正以为李慎也被他的脸迷住时,就被扯了扯睫毛,接著,听见一句──
  “这麽长的睫毛是真的?你是女生吧?女扮男装?你一点也不像男生,长得好娘……”
  李老爹满脸挂满了黑线,没了反应,好、好娘?这词他是从哪里学的??
  李慎,我记住你了!──除去脸色的些许变化,林睿还是扬著天使般的微笑,悦耳的嗓音说:“我是男生.。”
  “真的是男生?”李慎还是狐疑,他坐後一点打量著比他矮些的林睿,脑瓜想了想,蓦地扬起抹坏笑,又靠近林睿。
  “男生……”一手撑在椅背,一手伸往林睿的腰间,在众人来不及明白之前拉开林睿的裤头,李慎的头探了过去看并且道了声:“……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小鸡鸡……”
  这次他真的被揍了,呜呼,哀哉。
  林睿坐在那儿看他未来哥哥被他未来的爹打,不语,向来不见情绪的蓝眼细看会发现不同。
  你死定了!
4
  当天晚上,林睿在李宅过的夜,因为他的房间才装修好还没有买床,李慎的房间又是上下层的鸭仔铺,所以李广平带著商量的语气对林睿说:“睿睿,今晚就跟哥哥一起睡好不好?”
  林睿说:“咦?可是我怕我会打搅到哥哥。”
  “不会,他很能睡的,睡著了雷打都不醒。”李广平乐呵呵的,道:“我让他把下层让给你。”
  “不用,那我睡上层就可以了。”顶著金色短发的林睿乖巧地说,“下层给哥哥。”
  李广平没注意听,於是没听著林睿讲到“哥哥”时,加重了语气,他揉了揉林睿的头,心底冒出股感慨,“睿睿真乖,你哥哥要有你一半就好了。”
  祸根就是这麽种下的,从那以後,李广平和李慎说话几乎每一次都会有这一句:你要是有睿睿的一半就好了。
  扬著他惯有的笑,林睿看起来依然是纯洁又善良。
  在9点的时候,林睿就自己回房睡觉,李广平一见立马就拔掉电视插线,强迫李慎也回房睡觉,被强迫者抗议道:“这才几点啊?怎麽睡得著?”
  拜托,有没有搞错?老头今天哪里有问题,平时好像没管这麽多的。
  “现在就是小孩子上床睡觉的锺点,你没看到睿睿已经回房了啊。”
  又是他,睿睿、睿睿的叫,也不嫌肉麻。今天才挨过揍,李慎收敛了不敢当面顶撞,只是在心里发泄发泄,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李广平几秒,扔下遥控器起身回房。
  瞧那孩子气急败坏的样子,李广平的心思其实很简单,就是想李慎多学学林睿,这对半路兄弟多接触,不是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近得多了,李慎搞不好也就乖了──李老爹的如意算盘敲得很响,也很爽。
  李慎回房的时候,林睿正巧换好了睡衣在折衣服,他死瞪住林睿,使劲地瞪,黑溜溜的瞳子跟小兽似的,可对方压根就不理他。
  “你听著,”瞪得有点眼酸,李慎放弃地眨一眨,冲著林睿说:“在这家里我是哥哥,你是弟弟,你要听我的,不听我的我就揍你。”
  小孩子的心理是很微妙的,李广平明显的拿他和林睿攀比,这一点让李慎很不舒服,也让他对林睿没什麽好感,虽然他长得漂漂亮亮的。
  “你敢麽?”以低得别人听不见的音量回道,林睿把折好的衣服放椅子上,接著小心地顺著梯子爬上上床,用那一看就非常听话的表情对李慎说:“我知道了,我会听话的,哥哥。”
  李慎满意地点点头,也从衣柜里找出睡衣,一边换一边问林睿:“你撒过尿了没有?今晚可别睡在我上铺尿床。”呕,想想这情况,李慎都恶心了。
  这可以当作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典故。虽说讲话没什麽技术含量,但这实质上也是关心的话,只是在林睿耳朵里可就不是那麽回事了。
  “嗯,我上过厕所了。”才怪。林睿躺下,在李慎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不太妥当的神色,上厕所?刚刚他喝了那麽多果汁又主动说睡上铺,就是为了在半夜干点什麽,尿床?就看看是谁尿床了。
  不像某人一肚子歪歪,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李慎穿好比林睿卡通的睡衣,跟著上床躲进被窝,开始拿著游戏机打得兴奋,慢慢的,也睡著了……
  凌晨1点,这开著小灯的房间很是静谧,只有时锺的滴答声和细弱规律的呼吸声。
  凌晨2点,李慎睡得非常沈,他呢喃几句不清晰的梦话,翻个身面朝上,继续大睡特睡。
  凌晨3点,上铺忽然有了点动静,冰蓝色的星眸悄然睁开,显露著不怀好意。
  一道黑色的小身影从梯子上一点一点的往下爬,他站到地上之後又谨慎地爬上李慎的床,动作很轻地掀开他的被子,慢慢地两膝分跪在他左右,接著拉下睡裤的裤头,扯低内裤,然後……
  李慎睡得不是一般的沈,那温热的液体浇在他腰腹没把他弄醒也就算了,等那人方便完又爬回去睡觉时他还没醒,这就要怨他自己了。
  觉得畅快了些的人给自己盖好被子,收起那绝对不是他这年纪会有的狡黠,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清晨,空气很不错,不时传来清脆的鸟叫。
  在李家工作多年的王嫂担任著叫少爷起床的任务,在她干完手头上的活儿并煮好早餐後,她来到李慎的房间,推开门,说:“少爷们,起床吃早餐咯。”
  “大少,该起来了,老爷等你们呢。”捡起李慎昨晚扔地上衣物,王嫂走过去揭开他的被单,瞥见那突兀的水污,她一愣,又伸手摸一下李慎的裤子,“不会吧……”
  这时候,李慎醒了,王嫂对著他惺忪的睡眼,说出震惊到李慎的话,“少爷,你尿床了……”
  ──少爷,你尿床了……
  ──尿床了……
  ──尿床……
  尿床二字在李慎脑海里不断重复,电闪雷鸣一般,他帅气的脸蛋开始铁青,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睡裤,手指碰了碰那湿布,最後,他张开喉咙──
  “啊──!!!!!”
  睡在上铺的兄弟,闭著眼扬起唇角,从未如此真心的笑容。
  这一日,李家上下都知道那个视尿床为天大耻辱的李慎少爷,尿床了。
5
  整整一天,李慎就跟瘪掉的皮球一样,双脚漂浮表情僵硬,他竟然一天都不开口说话,不找人打架,不挑衅,跟幽灵似的东漂西荡。
  李老爹看不过去了,拿了根棒棒糖往他嘴里一塞让他陪林睿在草坪晒太阳。
  正午时分,含著棒棒糖倒在草地上,翘著单腿,李慎一手压在脑袋下,一手挡著刺目的日照,还没从打击中恢复过来。
  妈呀,怎麽会这样,咋可能……了,自己都不知道?我有睡得那麽死吗?……吼,以後打死都不在睡觉前喝东西了。不知不觉的,他把自言自语地想法给说了出来,惹来旁边人的注意。
  心思过於正直,他没想到或许有人会用这麽卑劣的手段恶整他。
  天清气朗,一雪前耻的林睿心情很不错,他端坐在李慎旁边,闻著那青草和泥土混杂的气息,柔软的金色发丝在阳光下闪著耀眼的光芒。
  “哥哥,你也别在意了。”诚挚到不行,林睿没说谎,他是要他别在意。
  “你好像不怎麽喜欢说话..。”总算恢复一点生气的李慎抽出糖果,先开了口。
  林睿瞄过他明亮的眼睛,答:“我一直是这样。”
  他也已经忘了是从什麽时候开始,变得喜欢隐藏自己,大概是在他懂得了保护自己的时候吧。
  “那,你妈跟我爸在一起,你有什麽感觉?”圆形的糖果在唇上转著,李慎舔了一下唇瓣,续道:“高兴?不高兴?”
  不再留心那明亮到近乎清澈的目光,林睿向前眺望著,还是一贯的笑容:“那是大人的事,我不用有太多感觉,太多的话。”
  “切,如果是我不喜欢,我就一定要说话,为什麽要忍呢?”又咬住了那糖果,李慎有著林睿没有的随心,“不过我挺喜欢林阿姨的,至於你嘛,凑合凑合吧。”
  他确实不怎麽喜欢林睿,可能是小孩子的嫉妒吧,但毕竟明白要成为一家人,李慎之前的下马威也是学学电视的,说过就忘。
  林睿又不说话了,他只是斜睨著李慎,他们不同,完全不同。他的亲生父亲教会他,这个世界的人大多数是看表面的,以忍耐低调换取的善良形象,能让人得到更多的东西,也是一种的武器,而在那不久,这个理论再次得到证实。
  ─────────────
  某位经济学家说过,外貌是一种资本。当良好的形象和外貌并存的时候,那更是另一种有利资本。
  事情发生在林馨和李广平结婚的当天,他们在教堂行完礼之後再李宅设宴招待宾客,而正当夫妇如沐春风的在满房屋子敬酒的时候,砰的一响,接著惊呼声四起。
  意外的发生过程是这样的,首先是摆在窗帘前的巨大花瓶不知何故倒了下来,在摔破之前它糟糕地碰到轮式的长条餐桌,餐桌就顺势向前滑去,再撞到前面的一排洋酒,酒瓶砸地上吓到整屋的人,倒霉的还被溅了一身酒。
  而最靠近第一事故现场的两个人,就是林睿和李慎。
  一个出了名的乖巧,一个出了名捣蛋,一个像落入凡间的天使,一个像偷逃凡间的小恶魔,几乎都是一致性的,即使根本还不清楚事因,可人的那种思维惯性已经让他们下了定论,责备的眼神就全落在李慎身上。
  看吧,所谓的有利资本在这种情况也可以得到诠释。
  “你们看著我干什麽,关我什麽事啊,我只是在这里吃蛋糕,那花瓶自己倒的……”李慎几乎是跳著脚在辩解,被冤枉的感觉让他气疯了,“爷爷!!”
  林睿低著头仿佛是被吓到了,在大人的嘘寒问暖里,他懂事的回答更是博得更多的关怀,他窥视了正和爷爷使劲喊冤的李慎,心道:
  行了,这次你还了本金了。
  这一天,林睿也打算和李慎好好相处,只要李慎不惹他。
6
  9月1日,新生入学。
  李广平的思想跟新世纪的人对比不够开放,跟旧社会的人对比又没那麽封建,只能说他对现在孩子的教育不够科学,尤其是对李慎。
  近些年部分的学校、幼儿园、兴趣班、培训班等等的教育机构高喊的口号:“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这句话,李广平是原原本本的吸收了,所以一般家庭的小孩在上一学期几百块的公立学校,他一学期花几万把两个儿子送进了私立贵族学校。
  在入学之前,李广平就先带林睿去公安局改户口,正式改名为李延睿,成为李家的次子,一个让李广平逢人就夸的儿子。
  李慎就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林睿读小学一年级,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林睿每一学科都拿了满分回家,李慎则门门都低空掠过,再低点就亮红灯。
  在李广平的认知里,两个人的差距拉得更开了,那时候还不完全有理解能力的李慎并不太在乎这件事,他有得玩有得闹就可以了,虽然父亲偶尔说出的话让他觉得不舒服,但小孩子心态转换的快,也没往心里边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掳获大明星 by 素飞柳 下一篇:掠夺 by 小秦子(强取豪夺/美攻美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