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新濠天地博彩娱乐平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狗血文案:

重生前,他是天之骄子,最终却成了政治的牺牲品,被诬陷,做了替罪羊,申诉无门,
原本围绕着他的“好友”们连影子都不见一个,落井下石的却比比皆是。
绝望中,曾被他嗤笑辱骂十多年的故人救了他,
给了他机票,准备好了钱让他出国,衣食无忧,甚至还为了他去顶了罪,死罪……
只是结果,他还是死了。死在了最亲近的人手里,他的妻子,还怀着他孩子的女人。
不甘心!他在死前对自己说,对老天说,他不甘心,他死不瞑目!
重生后……


萌爱文案:

展子舒眯着眼笑意盈盈的看着某人,顺便勾勾手指,无限慵懒的说了句:“过来!”
某人摇晃着尾巴就蹿了过去,腆着脸,求虎摸。
展子舒虎摸了一把,然后把某人压在了身下,挑着眉说:“这辈子你就在下面了,有意见么?”
某人猛摇头,好不容易到手的,你爱在上面就在上面,爱在下面就在下面,我一点意见也木有……  
 

1、楔子
  
  展子舒冷冷的看着阴霾的天空,灵魂已经完全超越了全身传来的剧痛。他的妻子宋晓苒脸色苍白的站在他身边,大声地尖叫着,周围的人也一片慌乱,像是在恐惧着什么。
  
  如果在平时,展子舒一定会搂住这个绝美的娇傲女子,轻声安慰她,毕竟他曾以为他是爱这个女人的。可现在,展子舒除了没法再动弹分毫外,更不能忘记的是那双本该纤细而柔软的手推在他身后的那个瞬间。
  
  呼吸已经越来越困难,眼前也开始变的更黑,远处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但是展子舒很清楚,已经晚了。
  
  他就要这么死了么?展子舒突然很想笑,他想起不知多久以前,仍是少年的某人和他讨论人死之前究竟会怎样?那时年少,答案自然轻狂绝傲,根本不信天地。可现在展子舒倒是真可以回答了,只有三个字“不甘心”。或许那个人在死的时候,和他想的也一样吧?不,可能某人从来也没这样想过也不一定。至少某人从来不做后悔的事。那个人总是这么坦率而直白。
  
  展子舒叹着气,可在别人眼中却像是出气多入气少。终究是辜负了他,如果可以重来,展子舒发誓绝不会再做出那种决定。但现在,或许只能希望在奈何桥边遇到那个人,亲口同他说一句“谢谢!”和“对不起。”
  
  然而,真的是死不瞑目啊!
  
  黑暗袭来,展子舒却完全不想闭上眼睛。
  


2、第一章
  
  周围很吵,重金属的音乐,那类似鬼哭狼嚎的声音,再有就是男人们毫不掩饰张狂的笑声以及女人们尖叫浪笑的杂音。
  
  展子舒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对着的就是一张涂的雪白,嘴唇鲜红,假睫毛贴的比刷子还厚的脸,昏暗的灯光下,展子舒差点以为自己是见了鬼了。
  
  “咿呀~三少醒了!”女鬼大喊。
  
  那是一声无法形容的尖叫,刺的展子舒一阵头疼发晕,没等他弄明白究竟怎么回事,他又听到一阵的哄笑。
  
  有几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哎,三少,你酒量不行嘛!”
  “哈,可醒了,急死紫美人了!”
  “三少,你到底行不行啊?”
  “……”
  
  展子舒动了一下,撑起身体,发现自己半躺在沙发上,而上身则枕在了他差点以为是鬼的那个女人身上。
  
  女人扶着展子舒依偎了过来,带着让人汗毛倒立的“娇柔”声音:“三少,你总算醒了。今天,你都不理我……”
  
  展子舒全身僵硬,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那个女人,脚步显得有些虚浮的站了起来,然后摇摇晃晃的朝着有些眼熟的包厢另一头的门冲过去。
  
  就有人喊:“三少,你去哪?”
  
  那个女人也追在展子舒身后想拉着他,急道:“三少,你怎么……”
  
  “滚开!”
  
  展子舒的声音很沙哑,也很不耐烦。一群正调笑着的男人们愣了一下。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展子舒进了那扇门,那是包房中自带的洗手间,门被重重的关上。
  
  间隙中,门外传来了又一阵哄笑。
  
  “三少喝多了吧?”
  “哈哈,紫美人别急,三少也是人嘛,有三急。”
  “……”
  
  将噪音彻底拒绝在外,展子舒呼吸急促的看着镜中熟悉又陌生的人,宛如在梦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他不是……应该已经死了么?那种黑暗,那种痛,那种……不甘?!
  
  然而,不用怀疑,镜子中的人确实是他,不过……又有点不太对劲。因为太年轻了!就像……就像是他少年的时候?多少年?十年?十五年?
  
  太过于匪夷所思的状况让展子舒忍不住伸手碰上了镜子,镜子里的人嘴唇几乎没有血色,但脸颊却因为酒精的关系而显得有些发红。
  
  展子舒猛的打开水阀,冰冷的水冲刷而出,让散着热度的脸颊瞬间变冷。隐约有些昏沉的脑子也一下变得更清醒。
  
  他伸出双手在眼前伸展了一下,虎口和食指弯处都带着薄茧,这是他从小跟着爷爷在部队大院里折腾出来的,不过在多少年后这些薄茧已经消失不见,在他自以为春风得意,自以为一帆风顺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消失,也同样忘记了他爷爷的话。
  
  他是左撇子,但他爷爷逼着他平时用右手,只有在训练的时候,他才会左右手同时开工。这点,除了他的几个教官和爷爷的警卫之外知道的人并多。他的爷爷曾告诉过他很多,要多练,不要怠倦,任何时候都要记得留一手,也就是退路……等等。
  
  展子舒嘲讽地勾了一下嘴角,退路么?他是真的忘记了啊!不过,真到了那种时候,不论是谁都没有退路。即便是他的爷爷!位高权重又怎样?结果还不是……展子舒的心脏猛的一阵收缩,眼前的双手剧烈颤抖着,从心脏的地方剧痛开始蔓延……
  
  展子舒不得不双手紧抓住水槽的边缘撑起自己,大口的呼吸着,他可以感觉到心脏的跳动,甚至自己微微升高的体温。所以,他现在还活着是么?他又回到了以前的那具仍充满青春和活力的躯体里。他又活了么?老天感觉到他的不甘心了么?
  
  展子舒嘶哑的笑了,越笑越大声,心口处的剧痛似乎正离他远去,就像那个时候一样,他仅仅在用灵魂去看着……
  
  所以……如果,如果现在这一切不是梦,那他绝对不会再让自己走进那种局,也绝对不会再去信任任何一个人。他不会再给自己留所谓的后路,后路是弱者给自己失败寻找的理由,而他,不会再给自己失败的机会!
  
  口袋里发出“嗡嗡”的声音,展子舒猛的回过神,从裤兜里拿出了手机。他愣了一下,这是他第二个手机,诺基亚,当时的最新款,同样也贵到不可思,身边人都不乏羡慕。不过,对于展子舒而言,这手机甚至没花他一分钱,应该说自打有了手机,他就没为这东西花过钱,反倒是各种新款随便他用。
  
  用惯高端机的展子舒皱了皱眉,这时候的手机系统和他早就熟悉的比差距太大,展子舒有种在用古董的感觉。显示屏小的可怜,泛着幽幽绿光,按钮也土的掉渣,不过还好有名字显示,是齐大头。
  
  展子舒很快就想起了这个人。齐大头是个绰号,因为从小就头大,本名叫齐骏,和他从大院里一起出来,算起来还是发小。一开始大家混的关系都还不错,家里也算有背景,后来几年他父亲调任,去了个不算富裕的省份,他们保持了几年的联系,他父亲想要调回来,不过终究还是因为一些事情没成功,关系有点僵,联系的自然就少了。直到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他们根本就没再联系过,相信也不敢联系。
  
  虽然展子舒已经完全记不得现在他到底是处于少年轻狂岁月的哪个阶段,不过这种场合,齐骏应该也在外面吧?展子舒接起了电话,果然,没等他吭声,电话里就吵吵一片:“三少,掉进去了啊?再不出来,紫美人归老子了啊!”
  
  展子舒全力压抑住自己因为此刻的际遇而躁动的情绪,努力回想着他当年犹是少年人的那种语气朝着电话里骂了一句:“边儿呆着去!”旋即,就挂了电话。然后,他的视线集中在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年月日。
  
  1997年9月6日
  
  原来他是回到了1997年……这他妈的算是重生了?
  
  终于冷静下来的展子舒虽然没法解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但勉强算是接受了这么个现实,甚至可以用惊喜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不管南柯一梦也好,老天显灵也罢,只要他的意识还在,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可不就算是活着么?活着不就代表着希望么?既然连老天都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那他绝对不会放弃。
  
  定了定神,展子舒重重捏着手机推开了门。包房里嘈杂的声音,浑浊的气味扑面而来,哄笑的声音再度掀起:“三少,怎么?喝多,软了啊?”
  
  展子舒没理,那个紫美人想靠上来,却又被展子舒推开,他走到了包间的中央,面前是放着好几瓶XO的矮几。按照年龄,在这个包厢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喝酒,但他们怕什么?这时候,他们什么都不怕。
  
  展子舒无声的笑着,顺手拿起一瓶酒,开了盖子丢到一旁,然后扫了一眼正坐在包厢里的男男女女。五个男人,甚至还称不上男人,最多也就是少年,他们大多左拥右抱着,面孔仍有些青涩,但动作却极为老练。至于女人,浓妆艳抹,昏暗中看不出年纪,她们笑着,娇着,努力讨好着,可这种地方,没有女人的地位。
  
  或许是展子舒的动作太过惹眼,又或者展子舒从来就是这群人里备受关注的人,包厢里逐渐安静,几个少年都看向了他,有人喝的带醉,吵吵着问:“三少,你干嘛呢?”
  
  几个女人也安分下来,紫美人愣愣的站在展子舒身后,今晚一连被推开了两回,让她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展子舒的声音仍是沙哑,拿着酒瓶低声说:“今儿不喝完这些,谁他妈都不准回去。”
  
  少年们愣了一下,那可是好几瓶XO,一人一瓶都多。平时他们会点这么多酒,说白了也是被几个女人怂恿的。少年人,要面子,概念里更没有浪费这个词。况且,谁都知道不可能全部喝完。可今儿,三少这是怎么了?
  
  “怎么?都怂了?”展子舒挑着眉道。
  
  少年人的脾性不可能经得起挑衅,旋即大笑着,骂着,然后推着身边的女人拿起了酒瓶。
  
  “三少今天他妈的来兴致了啊?”
  “甭小看人,不就是一瓶酒么?”
  “……”
  
  展子舒嗤笑了一声,然后抬起酒瓶就朝着嘴里倒了下去。包厢里一瞬的安静之后,响起了惊呼声,但这些声音并没有传到展子舒的耳朵里。现在的他唯一能感到的就是那辛辣的酒味刺激着味蕾,舌头,喉咙,胃里无不烧灼着,胸口都在一阵阵发疼。
  
  可这种疼算什么?根本及不上那时的万分之一!
  
  灌着,呛着,麻木着,来不及喝的酒溢出,脸上,颈项上,胸口、衣服、裤子上,到处都淌着……甚至连眼睛里都有刺激的液体溢出。涌起的窒息感让心跳全无规律的加速,难受!真的难受!可展子舒却笑了,因为他感觉到他活着……真的又活了!
  


3、第二章
  
  展子舒斜靠在车后座看着马路两旁匀速后撤的景色,很熟悉,记忆就像是被一点点勾起似的。97年啊……展子舒扫了眼丢在一旁厚重的书包。国都三中高二一班……久违的感觉了。展子舒低低的笑了一声,何曾想他竟然还能重来一遍。
  
  这声笑引来了坐在副驾座上一个年轻人的回眸,正是展子舒的大哥展子翔。他脸型轮廓和展子舒像了几分,因为年纪的关系,则显得更老成一些,是个英挺帅气的大小伙子。
  
  不过这时候展子翔的表情却显得没那么好,他皱着眉看着自家小弟,说:“子舒,你笑什么呢?这才刚开学,你给我消停点!那种事可不准再发生,不然等爸回来,有你好受的!到了学校就得好好学,高二很重要!你将来还考不考大学了?”
  
  展子翔声声叮嘱,心里却有点无奈。他这个小弟自小就聪明,成绩也好,全家人都疼到天上去了。这本该是个好事,可哪知道上了高中开始,就合着院里的一群小子疯玩。机灵是机灵,可总得往正道上用啊!什么不学,偏偏迷上了年前上演的《古惑仔》,这还了得?
  
  要是一般的小孩也就罢了,可他们这群怎么都算是院里出来的。不说别的背景,光是那每年寒暑假注定要去操练的练家子身手,普通人也惹不起。好在这群小子还知道点分寸,家里大人的威信也都在,所以没干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可这么整天打打闹闹的也不是个事啊!
  
  至于前天,这小子还闹的更过分了,竟然喝倒了一群。展子翔接到人的时候真真吓一跳,才多大一孩子,全身酒气不说,脸孔喝的煞白,全无意识,展子翔差点就把人送医院了,足足睡了两天才醒。还好老爷子去了外省开会,父母也没在国内,出国考察去了,否则这小子估计一顿狠打是少不了了。
  
  展子舒冲着展子翔“嘿嘿”笑了两声,挑着修长的眉,懒洋洋的道:“哥,这事你不说,我不说,也就没人说了不是?放心!没下回。”展子舒微微眯着的眼眸里瞬间闪过一道不明的光芒,他怎么可能再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他又不是傻子。
  
  展子翔无奈,道:“你自己可记好了。不然,我真告诉爸。”
  
  展子舒转眼看向了车外,淡淡道:“哥,我不会忘记的。”
  
  展子翔略愣了一下,他小弟的这种神情,似乎是他从没见过的。本来还想再说什么,这会儿却又一句都说不出来了。展子翔只好转过身又看向了前面。
  
  展子舒盯了会窗外又调转了眼神,半眯着眼有点像是在假寐,其实却是看向自家大哥的侧脸,就这么深深的看着。大哥是个真好人,孝敬父母,爱护弟妹,工作也努力,性子耿直。可那时候,他大哥好好的一个人却一夜急的白发,愣是像老了几十岁,后来又在那地方重病,本想保外就医,可就是拖着……命令下来的那天,他大哥也没了……
  
  胸口猛的一疼,展子舒生生倒吸了一口气,坐直了身体。
  
  展子翔听到动静转头一看,又吓一跳,小弟脸色惨白惨白,急道:“子舒?咋了这是?不舒服?”
  
  展子舒扯着嘴角说:“没事,大哥!估计是那天真喝多了。这会儿还想吐呢。坐直点压压那劲。”
  
  展子翔松了口气,对着开车的老王说:“王叔,你开慢点。”
  
  “嗳!”老王应了声,放缓了车速。
  
  展子舒低笑道:“哥,这车再慢,堪比龟速了。不怕交通堵塞啊?”
  
  展子翔没好气的白了眼展子舒,道:“龟速碍着谁了?还不是因为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就不听点话!”
  
  “哎哎!知道了,知道了。好大哥,您就饶了小弟我这一回呗?我错了还不成?”展子舒满脸讨好的笑着。
  
  展子翔“哼”了一声,看着小弟那表情,倒也笑了,伸手就一个毛栗,道:“知道就好。快到地界了。滚你的。”
  
  国产红旗车停在了校门口对面,展子舒拖着书包,耷拉着校服下了车,冲着车里的展子翔喊了声:“哥,你上班去吧。我没事。放心了。”说着还挥了挥手。展子舒知道他哥现在刚进市府上班,时间也差不多,再晚怕会迟到,虽然没什么人会说,但影响总不好。
  
  展子舒看着车开走,这才慢慢走进了校门。这时候上学有车送还算是比较惹眼的,一路上不管老师学生关注的还不少。展子舒全当看不见,只是放眼看去操场校舍,还有一旁的校办工厂,绿化地也有这么一块,中间有个小池子,上面还盖了个亭子。熟悉,就连吹的风都让展子舒觉得眼眶发热。不过也就七八年吧,这地方又会不在了。
  
  展子舒收起心思慢慢进了校舍,他记得高二一班是在三楼的西侧和比邻的高二二班都属于国都中学的重点培养班,将来是准备考一流名校的。展子舒扯了扯嘴角,一流名校么?那倒是。他过去可是国都大学政经法律双系毕业的高材生。按照他爸高兴的说法,那就是光宗耀祖!
  
  他自己那时候也这么想,又是政经又是法律,再加上那点背景,谁能玩的过他?可结果呢?展子舒自嘲的笑了笑,朝着教室走去。
  
  刚到门口,教室里就冲出两个人来,一下把展子舒给围上了,然后就听见叽叽喳喳一顿的说。
  
  “老大,您可来了!急死我们了。”
  “老大,听说您前天和风华的一伙人打起来了?怎么不叫上我们呢?”
  
  展子舒闻言不由得眼角一阵抽搐,他倒是想起来了。自己高中那会儿,不知是着了什么魔,看着电影《古惑仔》里那股子爽快劲,还捣腾了一个什么帮派。帮派名字叫龙什么的,收过几个小弟,又和院里的几个小子折腾在一起,成了那什么什么一霸。具体还真不记得。眼前这两毛孩子,估计就是小弟之二吧?看着模样,他倒是真记不起他们名字了。
  
  不过展子舒倒是没怎么大反应,伸手推开两孩子,书包朝着一人怀里一放,说:“别吵。大早上的,不嫌烦?”
  
  两小弟顿时安静了,安安分分的跟在展子舒身后进了教室。教室里倒也安静,一半男生一半女生,不少人都朝着展子舒看了眼,也就低下头早自习了。展子舒在学校也算的上风云人物,不过仅限老师眼中。在同班的同学眼里,他可就算不上什么好学生了。虽然他成绩一向优秀,可人也是傲气,向来爱理不理。后来,传出他是那谁谁家的孩子,就更让其他同学,望而怯步。
  
  毕竟这时候是97年,人们也还没浮躁到像是十几年后的那样。所以对于展子舒这样的,敬而远之的人还是多。能和他有点往来的,基本都有点家世背景,甚至也有家里人交代好了的。院里的那些个自然不用说,学校里能搭上话的也就这么几个。至于其他人,那时候的展子舒懒得搭理。至于后来,他又闹出了什么校外帮派,老师头疼不说,班里同学也更少接触了。
  
  不过肯定也是有例外的。就在展子舒看到桌板才大概想起自己该坐哪的时候,一旁就传了声冷哼过来。展子舒看了一眼,一个梳着马尾辫子的女生,模样生的不错,瞧着倒是有点眼熟,是谁呢?展子舒略有所思的盯着看了会,想不太起来了。
  
  那女生想是察觉到展子舒的眼神,狠狠就瞪了眼他,嘴里还嘀咕了一句:“流氓。”
  
  展子舒愣了下,他什么时候还有这绰号了?不过回头想想《古惑仔》不正是流氓么?展子舒有点头疼,但这时候他也没心情理太多,就这么坐到了久违的板凳上。两小弟一前一后凑近,殷勤的帮着展子舒把书包摆好。
  
  接着,其中一个看着生嫩的小孩对着展子舒说:“老大,那丫敢骂你,我去揍她!”这小屁孩显然是听见了刚才那女生的话,晃着细细瘦瘦的膀子就开始卷袖子。一旁另一个小孩也一样有点义愤填膺的样子。
  
  展子舒哭笑不得的拉住了那小孩的手臂,骂了一句:“找事呢?消停点,回去坐好上课。”
  
  “哎?”两小子瞪着眼睛忽闪忽闪的就看着展子舒,好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旁正紧着看戏的同学们也有点惊讶。
  
  展子舒皱眉,朝着那两小子头上一人一下,道:“没听见呢?上课去。”
  
  两小子顿时唯唯诺诺的就走回自己桌子了。展子舒又淡淡扫了眼仍在看他的一圈视线,就径自打开课本看了起来,就好像身边不论发生什么事都和他没关系似的。这调调还真合了他当年念高中时候的样子。
  
  不声不响的一上午课就过去了。展子舒没怎么听课,就是重温了一下高二各个课目的书本。虽然他过去是高材生,但毕竟这也多年不碰的东西了。他又是学文理的,这什么数理化简直看的像符号。就算有点记忆,也让展子舒的脸色很难看。难不成他还要再重新学一遍这个?
  
  就算他有这个时间学,可也没这心思啊。不过,现在看来也没他挑剔的余地。展子舒清楚的记得他爷爷和父亲对他在学习上的要求有多高。否则等着他的那就是棍棒教育了。展子舒深深叹了口气,觉得心情不是普通郁闷。重生虽好,可也麻烦啊!
  


4、第三章
  
  这一下课,那两个小孩又凑过来了。经过这么几节课的时间,展子舒倒也搞清楚了他们的名字。一有名字,他自然就在记忆里自动对上了号。先前瘦瘦白白还想着揍人的叫蒋灿,另一个瞧着有点内向的叫陈景义。
  
  对这两个同学展子舒的记忆并不深刻,只知道这两家人都各自有些人脉在市府里。不过倒是那个陈景义,展子舒隐约记得在他高中快毕业的一年里,他家里似乎出过大事。当时展子舒根本没在意,现在想想像陈景义这样在市府里有些地位却不算太高的背景,最容易受到某些事情的牵连。那时候估计也是这样的情况吧?
  
  展子舒本来就是天之骄子,这些事他也从来没放在眼里过,要知道当时的他根本就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遇到这种事。虽然展子舒不记得陈景义最后怎样了,但是原本要一起高考的人,结果却直接不见了,下场也可以猜测到吧?
  
  看着陈景义仍显青涩的脸,神情间则是故做出一副古惑仔模样,可偏偏一双清澈的眼带着崇拜的意味就这么看着他。展子舒略有所思,随即站了起来,对着两个小孩道:“走,出去吃饭。”
  
  两小孩顿时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展子舒也没再多说什么,当先就朝着外走去。既然再次回到学校,短期也不可能有什么太大改变,那不如干脆乘着中午吃饭休息把想的起又或想不起的事情理顺一下,也免得惹出麻烦。
  
  于是,展子舒就带着他的两个小弟出了学校,到一旁馆子里点起了菜。与两小孩带着兴奋又有点坐立不安的样子不同,展子舒施施然,随手指了几个菜,又朝服务员要了三瓶啤酒,一人一瓶摆在了面前。
  
  蒋灿瞪着眼睛看着啤酒,嘴里结结巴巴的说:“老……老大,现在就喝?老师……老师不会……说么?”
  
  展子舒好笑不已,也算是看出来了。虽说这两小孩都像是自愿跟着他想学古惑仔混黑道,但奈何家境都算是正经的,家教也严,估计都上了高中了,也没怎么喝过酒。想想也是,展子舒从没记得过那时候和院里那群在外花天酒地胡玩的时候有这两个小孩的影子。想必展子舒当时也只是觉得这两人在学校跟着也就是了,从没想过往他们的圈子里引,毕竟身份不够,所以才会没啥印象。
  
  展子舒此时此刻免不了有点感叹自己在年轻的时候,还真不是普通的傲。不过时下展子舒熟练的拿起一瓶酒顺手就在桌沿上磕了一下,瓶盖“嘭”一声就开了,根本没用开盖器。然后就在两个小孩瞪大着眼睛一脸惊服的神色下,给几个人倒上了啤酒,然后说了句特古惑仔的话:“跟着老大喝杯酒算什么?”
  
  “老……老大!”两小孩几乎感动的异口同声。
  
  展子舒笑笑,端起酒杯敬了敬,就一口喝干了。展子舒知道自己的酒量,虽然才高中,也没到千杯不醉的那种地步,但怎么说他都有快要两年的酒龄了。在跟着老爷子的时候,在和院里那群混着的时候,什么酒没喝过?这啤酒对他而言和喝水差不多。
  
  不过对面前的两个小孩嘛,实在就说不好了。就看他们在盯着展子舒一口闷完一杯之后,也是热血沸腾似的一仰头干完。顿时,两小孩就开始咳嗽了,脸颊发红。而且碍着面子,当展子舒问他们“还好么”的时候,个个锤着胸口说没问题。
  
  展子舒脸上当然没笑,神情自若的又给添满了啤酒。两小孩学着电影里喝酒的模样,又给展子舒敬了一杯。展子舒当然没拒绝,这么一来二去,菜还没上桌,三瓶啤酒倒是见底了。两小孩也开始昏昏呼呼的了。
  
  展子舒趁着这时候挑开了话题。两个小孩也就争先一五一十的开始说,什么青龙帮啊、和风华中学对着干啊、班上学习委员喜欢展子舒啊等等等等,杂七杂八的信息一股脑的倒了出来。两小孩也因为喝多了酒没想过为什么展子舒明明很多事都是当事人,却又跑来找他们说明。
  
  一顿饭吃了快三个小时,下午的第一堂课都没去上了。两小孩已经差不多都趴在桌子上了,陈景义倒是还喃喃挂念着好像没去上课。展子舒则淡然坐在一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啤酒,地上倒是至少摆了一打空瓶了。
  
  这时候,服务员犹豫着走了过来,问要不要结账?
  
  展子舒点点头,也没管多少钱,就丢了几张五十的,然后说了句:“等他们醒,就说我有事先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秦天恋 by 冬虫 下一篇:重生发小 by 茶树菇(下)